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3372691
  • 博文数量: 4596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817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596)

文章存档

2021年(5)

2020年(6)

2019年(9)

2018年(44)

2017年(84)

2016年(84)

2015年(119)

2014年(142)

2013年(205)

2012年(273)

2011年(307)

2010年(382)

2009年(429)

2008年(451)

2007年(779)

2006年(1277)

分类:

2011-03-27 07:50:09

 
  本文原發表於2011326的《南方都市報》「粵詞閱好」專欄。見報標題為「嘮叨裡見精練」。
 
  「你共我認定世上真的快樂,向苦中取。」聽黃偉文填給陳奕迅唱的《苦瓜》,筆者就想起這首粵語老歌兼冷門詞作:《沙漠之旅》──上世紀八十年代盧國沾填給葉振棠唱的。
 
  《沙漠之旅》寫的是一趟清苦之旅,詞人用筆頗浪漫,可是當時還是引不起注意。但這絕對是筆者的心愛,比如以下一段:「尋消失的足跡,細覽古趣,去去去,去找個小村找清水;泥的屋磚的屋,塌了一堆,去去去,遠山有洞,洞裡再睡。這裡是我的家,一屋家具,沙丘作檯,山壁作畫寫山水……」這種境界,就如黃偉文《苦瓜》裡說的:「我共你覺得苦也不太差。」不過,盧國沾當年也許太着意這苦境的描摹,也可能限於篇幅,以至不肯也沒法多加一兩筆跟欣賞者講諸如「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哪有玩味的空檔來欣賞細緻淡雅」的道理。於是,當年就被歌迷忽略掉了。
 
  黃偉文的《苦瓜》,也讓筆者聯想到宋人蔣捷的《虞美人.聽雨》,其中三種聽雨的境界,既涉及了少年人往往不識愁苦的滋味,也道出老了大了心境:似看化卻始終未化:「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這種「老」者心態,「年輕不會洞察」、「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處」。

 

  前人的詞總是精練的,但時代風氣不同了,歌曲旋律音符多而段落也多,當篇幅須有四、五百字而不可少,詞人於是常常被逼「嘮叨裡見精練」,而這《苦瓜》好詞正是此類時代產物。

 

  詞要「嘮叨」,實在也是有多些空間促使詞家去尋找更多妙喻警語,巧手地化「嘮叨」於無形。像「下半生竟再開學」、「就像我一直聽《香夭》從未沾濕眼角」兩個喻意,只如信手拈來,卻非常生動地補充說明「年輕不會洞察」、「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處」的道理,而感覺上是愈出愈奇,哪有「嘮叨」之感!

 

  值得注意的是詞裡的一句:「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這「寡」字非常粵語,外省人大抵不會這樣用的,但相信外省歌迷還是一看就明白的。要謝謝黃偉文這不一般的用字。由此「寡」字,也想到,僅是欣賞前人的精練之詞,而對當代的「嘮叨裡見精練」的詞作視而不見,會否也「太寡」了?

 

 

 
 
 
 
 
 
 
 
 
 
 
阅读(2233) | 评论(16) | 转发(0) |
0

上一篇:黃霑訪問(1983)(下)

下一篇:苦苦思量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黃志華2011-03-28 22:38:17

回ifei:有你這樣的讀者捧場,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熟悉在下的朋友都知道,近十多年,我因專注於研究粵語流行曲的早期歷史,把自己停留了在上個世紀,最近幸得《南方都市報》不嫌棄,邀寫詞評,我戰戰兢兢的接寫,想法之一是逼自己重新接觸一下當下的粵語歌。 坦白說,現在還在努力適應,慢慢拓展視野。無奈恨鐵不成鋼,時間有限(我的音樂考古工作還在做嘛,亦尚有不少與音樂無關的工作),新歌卻太多,尋找與聆聽都頗感吃力,因為可以聽歌的時間竟是不多。 有你這樣熱心的讀者向在下推介詞作,真是感激得很。慚愧的是你所提到的此前一首都未聽過,真是臉也紅了。還請多包涵!我會設法找來聽聽。  

黃志華2011-03-28 22:38:17

回ifei:有你這樣的讀者捧場,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熟悉在下的朋友都知道,近十多年,我因專注於研究粵語流行曲的早期歷史,把自己停留了在上個世紀,最近幸得《南方都市報》不嫌棄,邀寫詞評,我戰戰兢兢的接寫,想法之一是逼自己重新接觸一下當下的粵語歌。 坦白說,現在還在努力適應,慢慢拓展視野。無奈恨鐵不成鋼,時間有限(我的音樂考古工作還在做嘛,亦尚有不少與音樂無關的工作),新歌卻太多,尋找與聆聽都頗感吃力,因為可以聽歌的時間竟是不多。 有你這樣熱心的讀者向在下推介詞作,真是感激得很。慚愧的是你所提到的此前一首都未聽過,真是臉也紅了。還請多包涵!我會設法找來聽聽。  

黃志華2011-03-28 22:38:17

回ifei:有你這樣的讀者捧場,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熟悉在下的朋友都知道,近十多年,我因專注於研究粵語流行曲的早期歷史,把自己停留了在上個世紀,最近幸得《南方都市報》不嫌棄,邀寫詞評,我戰戰兢兢的接寫,想法之一是逼自己重新接觸一下當下的粵語歌。 坦白說,現在還在努力適應,慢慢拓展視野。無奈恨鐵不成鋼,時間有限(我的音樂考古工作還在做嘛,亦尚有不少與音樂無關的工作),新歌卻太多,尋找與聆聽都頗感吃力,因為可以聽歌的時間竟是不多。 有你這樣熱心的讀者向在下推介詞作,真是感激得很。慚愧的是你所提到的此前一首都未聽過,真是臉也紅了。還請多包涵!我會設法找來聽聽。  

黃志華2011-03-28 22:38:17

回ifei:有你這樣的讀者捧場,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熟悉在下的朋友都知道,近十多年,我因專注於研究粵語流行曲的早期歷史,把自己停留了在上個世紀,最近幸得《南方都市報》不嫌棄,邀寫詞評,我戰戰兢兢的接寫,想法之一是逼自己重新接觸一下當下的粵語歌。 坦白說,現在還在努力適應,慢慢拓展視野。無奈恨鐵不成鋼,時間有限(我的音樂考古工作還在做嘛,亦尚有不少與音樂無關的工作),新歌卻太多,尋找與聆聽都頗感吃力,因為可以聽歌的時間竟是不多。 有你這樣熱心的讀者向在下推介詞作,真是感激得很。慚愧的是你所提到的此前一首都未聽過,真是臉也紅了。還請多包涵!我會設法找來聽聽。  

黃志華2011-03-28 22:38:17

回ifei:有你這樣的讀者捧場,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熟悉在下的朋友都知道,近十多年,我因專注於研究粵語流行曲的早期歷史,把自己停留了在上個世紀,最近幸得《南方都市報》不嫌棄,邀寫詞評,我戰戰兢兢的接寫,想法之一是逼自己重新接觸一下當下的粵語歌。 坦白說,現在還在努力適應,慢慢拓展視野。無奈恨鐵不成鋼,時間有限(我的音樂考古工作還在做嘛,亦尚有不少與音樂無關的工作),新歌卻太多,尋找與聆聽都頗感吃力,因為可以聽歌的時間竟是不多。 有你這樣熱心的讀者向在下推介詞作,真是感激得很。慚愧的是你所提到的此前一首都未聽過,真是臉也紅了。還請多包涵!我會設法找來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