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2158280
  • 博文数量: 4589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698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589)

文章存档

2020年(1)

2019年(9)

2018年(44)

2017年(87)

2016年(84)

2015年(119)

2014年(142)

2013年(205)

2012年(273)

2011年(307)

2010年(382)

2009年(429)

2008年(451)

2007年(779)

2006年(1277)

分类: IT职场

2018-02-26 14:05:18

 

  踏進六十年代,周聰便一直在商台工作。相信他在商台很快便升任監製,後進而主管二台。鄺天培退休後,周聰一度兼管一台。只是這些人事變化的確實時間,尚有待仔細考查。

 

  周聰在商台主持的節目,其中一個《木偶與我》甚受歡迎。在1981年出版的音樂雜誌《歌星與歌》第十期,署名「嘉文」的作者,在其訪問周聰的文章中提到:

 

第一節 木偶與我 街知巷聞

  「《木偶與我》周聰認為相當成功的節目,播出時間僅佔十五分鐘,一星期播一次,但卻能做到街知巷聞,家傳戶曉,深得父母的擁戴,兒童們的愛護。這個特約節目,圍繞着突發新聞性的題材,加上笑料,作有教育性意味的啟發,使周聰頗為津津樂道,但是這類型的節目,在對白構思上,也花了周聰不少精神。」

 

  據周聰家人提供的剪報,有一組估計剪取自《星島日報》的,是吳瑞卿小※姐在專欄上憶述周聰。文中亦有說到《木偶與我》。

 

  「聰哥!真好彩!今天放學時我在操場拾到五毫子,明日可以用來買糖果。

  「小木偶,拾遺不報是不對的,在學校拾到別人的東西應該交給老師處理的。」

  「為甚麼?又沒有人看見。況且是人家掉了的,我又不是偷!」

  「小木偶,不是自己的東西,無論有沒有人看見,也不應據為己有。人家掉了東西,你拿去,人家就找不到了。假如你拾到銀包,裡面的錢人家是用來替兒子交學費,或者替母親醫病,你拿去了,人家怎辦呢?」

  「聰歌,我現在明白了,知錯了。在街上拾到東西,我應該交給警察叔叔,對不對?」

  「對了。小木偶,這才是一個好孩子嘛!」

  以上的對白,今天看來可能十分「老土」,但這些對話是伴着我長大的。我們愛聽,還因為喜愛小木偶和聰哥。聰哥像電視片集《小時候》裡的叔叔,常常教導小敏兄妹各種道理。遠在《小時候》出現之前,「聰哥與小木偶」是小朋友熱愛的電台節目。

  小木偶伶俐可愛,但常常會做錯事,聰哥教導他,聰哥對小木偶講話充滿情感,到如今我還記憶得很清楚。

  講個遲來的信息,聰哥──周聰先生,已在月前病逝。我想起和小木偶一起伴我長大的聰哥,想起這位才藝出色,溫文厚道的長者。這是一份遲來的悼念。

                                ──以上第一篇

  最初接觸周聰先生,是商業電台的黃昏兒童節目「聰哥與小木偶」,那時我還在小學。想不到十多年後,我會在電台與小時的偶像共事。

  畢業後我第一份工作是在商業電台,當時電台沒有招聘,是我毛自薦寫信求職的。往電台求職,主要因為我真的喜愛電台,從小就是電台節目迷。自一九六二年颱風吹毀家園後,為了接收颱風消息,我家就有了一個分期付款買來的樂聲牌原子粒收音機。那年代電台節目變動很少,我對電台的節目印象非常深刻。「見工」的時候,我對節一如數家珍,也發表了頗有根據的意見。這可能是電台僱用我的一大原因。

  初進電台,我的職位是見習監製,周聰是節目副主任。節目製作我從頭學起,初期大都是溫厚的周聰耐心地教導我的。談起「聰哥與小木偶」這個已停播多年的陳年節目,聰哥就給我示範怎樣製作。原來聰哥是他,小木偶也是他,他改變錄音帶的轉速,造出小木偶可愛的古怪聲音。不過原理簡單,製作起來卻非常不容易。他教我怎樣製作真人和小木偶對話,還可以與小木偶一起唱歌。

  當時,在商業電台中文節目部,周聰是眾人的「聰哥」。聰哥的稱呼,我沒有考究是出於小木偶的節目,還是出於大家對聰哥的尊敬。不過聰哥待人厚道和藹,人緣極佳,則是人所公認的。

                                ──以上第二篇

 

從吳瑞卿這兩篇文字,我們可以了解到《木偶與我》的一點具體節目內容,以至它的製作方法。從中,亦能了解周聰的為人。

 

  《歌星與歌》那篇訪問,還提到《新星處處聞》、《念慈菴晚會》、《歌唱民間小說》(古代故事)等節目。對於這幾個節目,筆者目前在舊報紙上所見到的資料並不多,只有寥寥一點兒而已。比方筆者發現在196317日,《星島晚報》曾報道商台推出新節目「歌唱民間小說」,李我策劃、潘亦霖編劇、勞鐸撰曲。播演者有李我、鄭碧影、少新權、阮兆輝、名駒揚、新劍郎等,由王粵生、林兆鎏、勞鐸、廖森、張寶慈、李振聲拍和。馮展萍執行導演,周聰監製。逢同一、三、五晚上十一時正播出。

 

  在《歌星與歌》的那篇訪問,則有這樣的說法:

  ……「歌唱小說」的誕生,周聰包辦劇本一職。這種廣播劇別具風範,寫劇本時,是口白幾句後,又唱幾句歌,在動聽的音樂背景襯托下,「歌唱小說」的聽眾越來越多。但劇目只限於古裝劇。

  「歌唱小說」聽者覺得輕鬆悅耳,又脫離了廣播劇的舊框框。但卻苦了寫詞的周聰,半唱半唸對白,所需兼顧的範圍更廣,要注意的地方更多。

 

  據周聰家人的憶述,周聰在六十年代曾經寫過不少原創廣告歌曲,比如「八珍甜醋」、「京都念慈菴川貝枇杷膏」等,後者據說還是周聰包辦詞曲的呢!

 

阅读(352) | 评论(0) | 转发(1)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