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3372887
  • 博文数量: 4596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817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596)

文章存档

2021年(5)

2020年(6)

2019年(9)

2018年(44)

2017年(84)

2016年(84)

2015年(119)

2014年(142)

2013年(205)

2012年(273)

2011年(307)

2010年(382)

2009年(429)

2008年(451)

2007年(779)

2006年(1277)

分类: IT职场

2017-12-18 14:08:48

 


 

其一

真的把Beyond的名曲《大地》試着重譜了。

感覺上,把名曲重譜,是毫無壓力,

因為珠玉在前,及不上原作是應該的;

逃得出原作的五指山,與原曲全然不似,固是好玩,

但以粵語歌譜曲之難,逃不出原作的五指山也是應該的。

有這兩種原因,自是了無壓力,

依個人的意趣努力而為就是。

 

「乙反」仍成癮,不時想着傳統與流行之間的對話,

也就想看看把《大地》改寫成能用嶺南傳統音樂中的乙反音階來奏唱,

會是怎個模樣?

 

譜的過程,自是得着一份難能可貴的經驗,得失,寸心知。

但好歹那音調頗宜洞簫吹,

如果是Beyond原來的《大地》,就不大適宜用洞簫吹了。

 

音調如許老餅,不叫《大地》了,叫《老兵》吧。

 

 

 

 

其二

曾說過凡是據漂亮旋律填成的粵語歌詞,本身就是「宜譜詞」──宜於一字一音地譜成易記易上口曲調的歌詞。

這次拿Beyond的名曲《大地》來重譜,是當然地驗證了這種說法。

 

所以我們多端詳一下很多填出來的粵語歌詞的共同特點,

大抵就知道「宜譜詞」應該怎麼寫。

 

「宜譜詞」至少有三大特點,

其一是有曲式,作曲家譜它的時候用得上曲式。

其二是常有不少字詞重出之處,更重要的是有不少聲律重出之處。

其三是詞句內的大跳出現頻率較小。

 

有此三大特點,就會讓作曲家感到好辦事!甚至會懷疑寫詞者是否「心中有曲(其實的確無曲)」?

 

何妨以《大地》歌詞來印證,

它當然有曲式!

曲式需要一整段的文字聲律重出來建構。

 

一段之內,它也有不少「聲律重出」,

如「在那些蒼翠的路上」和「在那張蒼老的面上」,

其文字聲律都是「24334322」,

又如「秋風秋雨的度日」和「千秋不變的日月」,

其文字聲律都是「3334322」,

此時我們還見到,這四個句子,最後六個字音都是「334322」,

是另一重的聲律重出……

聲律重出的方式,是千姿萬態!任憑閣下變化。

 

接下來是最數學的地方,但其實數是無處不在,不須驚訝。

仔細端詳《大地》原詞,大跳出現了19次,而全詞相鄰字位有136個,

即大跳出現頻率不足0.14(一般天然粵語大跳出現頻率約是0.375)。

即平均每七個相鄰字位才有一個大跳,正好符合第三大特點!

為甚麼大跳要少(但不是說要完全沒有大跳),為省些篇幅,就不多解釋了。

 

要「心中有曲(其實的確無曲)」地寫「宜譜詞」,絕對不容易,

就像寫格律要求很嚴的舊詩詞般,而且往往更難些,

它寫來亦比填粵語歌詞難捉摸得多,相信要有不短的適應期,才能逐漸得心應手(其實填粵語歌詞也會有適應期的,但相信谷中的詞友都全過了適應期)。

至於這會否引人越難越愛,那真是難說。

 

 

附:《大地》原歌詞之中的大跳位置(以◇標示大跳之處):

 

在那些蒼翠的◇路上,歷遍了多少創傷。

在那張蒼老的◇面上,亦記載了風霜。

秋風秋雨的◇度日,是◇青春少◇年時,

迫不得已的◇話別,沒說再見。

 

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唏噓的感慨一◇年年,

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

這刻,在望著父◇親笑◇容時,竟不知不覺的◇無言,

讓日落暮◇色滲滿淚眼。

 

在那些開放的◇路上,踏碎過多少理想。

在那張高掛的◇面上,被引證了幾多。

千秋不變的◇日月,在◇相識裡共存。

姑息分割的◇大地,劃了界綫。

 

 

小小對比:「即◇平◇均每七個相◇鄰字◇位◇才◇有一個大跳,正好◇符合第◇三◇大特◇點!」這個在上文出現過的天然字句,相鄰字位有23個,大跳有10個,大跳出現頻率逾0.43

 

 

 

 

其三

昨天把用洞簫吹的《大地》改寫版《老兵》貼出後,

意想不到頗得一些book友的喜歡,非常感謝!

 

如果比較兩次重譜名曲,

上次重譜《戲劇人生》,旋律線變化是很大的,

頗覺逃得出原作的五指山。

今次重譜《大地》,

逃不出原作的五指山的感覺是很強的。

事實上,筆者基本上只是把《大地》原曲降一個音階,

看來實在懶惰,

能「做手腳」之處是在節拍上大幅改動,

也為旋律添加許多「花」音,

期使聽來感覺跟原作不大相同。

 

說來,

降一個音階的方法,

在傳統粵樂中,常用於把羽調式(或以la為主音)的旋律變換為乙反調,

不過這種變換一般不改動節拍,也不加花,原曲面貌基本上得以保持。

 

希望下次如果又想重譜某粵語歌名作,

可以不再用這種懶懶的降/升音階法吧。

 

 

 

 

 

 

 

 

 

阅读(656)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