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认证专区 | 博客 登录 | 注册

黃志華mimimido.blog.chinaunix.net

箫心 棋意 词境 数理 俱余所迷醉者!

  • 博客访问: 40253141
  • 博文数量: 4611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23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611)

文章存档

2017年(84)

2016年(85)

2015年(120)

2014年(146)

2013年(211)

2012年(282)

2011年(312)

2010年(384)

2009年(444)

2008年(471)

2007年(787)

2006年(1285)

微信关注

IT168企业级官微



微信号:IT168qiye



系统架构师大会



微信号:SACC2013

订阅
热词专题
馮華兩首粵語流行曲創作 2017-09-11 13:52:02

分类: IT职场

 

  為了紀念剛在六月辭世的粵樂大師馮華前輩,今期特別專門賞析一下馮華的兩首粵語流行曲創作,一首是呂紅主唱的《夢裏相見》,一首是梅芬主唱的《初戀》。雖說是粵語流行曲,但按其風格,是與粵曲小曲無異。

 

  這兩首粵語流行曲,以唱片版本而言,呂紅主唱的《夢裏相見》,收錄於標題為《快樂進行曲》的三十三轉唱片,和聲歌林公司出品,唱片編號WL129,估計是出版於1959年。但這首歌曲現時只知道作曲者是馮華,寫詞者卻屬佚名。梅芬主唱的《初戀》,收錄於標題為《好女兒》的三十三轉唱片,同屬和聲歌林公司出品,唱片編號WL172,估計是出版於1961年,據唱片歌紙的資料,《初戀》的作詞人名為上官三郎。

 

  馮華這兩首粵語流行曲作品,看來《初戀》比較流行,比如在You Tube上,可以找到多個不同的版本,而且不少是從電影擷取出來的片段,可見曾為多部電影所採用。其中有幾個版本的歌詞內容基本上與唱片版的《初戀》相同,只是某些詞句有差異。

 

  事實上,《初戀》和《夢裏相見》比較起來,前者真是搶耳及易上口得多。以筆者來說,乃是近十年八年才知道有這樣的一首歌曲,但聽旋律卻是頗有熟悉感,覺得應是昔日不知在甚麼場合聽過。再到後來,才知這個曲調是由馮華作曲的。

 

《夢裏相見》結構甚散

  端詳《夢裏相見》的曲調,但見旋律結構十分鬆散,難見甚麼緊密的呼應,由此可以猜想這是一闋先詞後曲的作品。再端詳《夢裏相見》的歌詞,字與字之間的大跳音程不算多,一般依曲填詞的文字,大跳音程的出現頻率通常小於十六分三,而這《夢裏相見》大跳音程的出現頻率是略小於十六分四,約相當於0.238,一首粵語詞能否譜成優美易上口的曲調常常取決於兩項要素,一是「少大跳」,這方面《夢裏相見》的歌詞是頗合條件,亦即頗有潛質的。只是在另一項要素:「多扣合」(一般是指字句之間多文字重出或聲律重出)方面,卻甚是缺乏。結果,受詞所累,馮華據這首詞譜成的歌調,因結構鬆散,甚難上口,不過,多聽它二三十次,是能感受到其中的動人之處的。

 

  接下來集中談談《初戀》,馮華創作的這個曲調,曲式上是ABA,而每段只有八小節,是非常短小精悍的。具同樣曲式和長度的歌調,筆者會聯想起《情花開》,事實上都是那樣一聽便讓人喜歡的。

 

  短小精悍的曲調,感覺上會是甚難寫的,因為樂句之間的呼應往往非常緊密,那應該是須經精心設計營造的。當然,也可能是一時的超凡靈感,順暢地一揮而就。

 

  歌調從切分節奏開始,第二小節是第一小節的節拍重覆,但音域卻略開揚了,從第一小節的兩度展成第二小節的四度。第三小節一開始是長拍半的「尺」音,像是已呈現一個頗完整的樂句,但隨即又接上多個樂音:「六工尺工上尺」,使樂句句意擴展了,亦以長的「尺」音呼應之前的拍半「尺」音。當中,音域亦再擴展了一點,伸展到稍低的「上」音。

 

  這第一行樂句,可視為一對樂句的上句,而這個上句因帶有兩回切分節奏,頗富動感,加上音域是漸開地伸展,情意是怡然且悠揚的。

 

  相對而言,第二行樂句乃是A段的下句。這下句以「頂真」的手法,以上句句末的「尺」音開始,這自然是很好的銜接。或者說,在節拍上也屬頂真,因為上句句未的五個音是四短一長,這下句開始的五個音也是四短一長。說來,這下句開始的五個音,跟上句句末還隱約有另一種呼應,因為上句的第三小節開始是「尺六工」,而這下句開始的音卻是「尺尺尺六工」

 

《初戀》樂句層層互扣

  第二行第二小節,節拍上是第一小節的重覆,而開始的「尺工」兩個音,可以視為第一小節「尺尺尺六工」五個音樂簡縮,並承上啟下,帶出「尺上士」三個音,其中「士」音在歌調中屬初次亮相,予聽者的新鮮感頗強。第三小節開始的五個音,跟第二小節是完全一樣,這當然也屬「頂真」手法!不但如此,作曲家又順水推舟的再向下行,讓全首歌曲中最低的「合」音出現,並且很順手的把「上士合」三個音「連珠」地重現一次。

 

  可以見到這個A段的下句,層層互扣,緊密呼應,整體上則是蟬聯而下,也難怪是這樣容易上口!以感情寓意來說,這個下句像是一次愉快的回歸,回歸到調式音主「徵」音。

 

  歌曲隨即轉入B段。仔細留心,B段那兩行樂句,即第三第四行,其節拍是跟第二行是完全一樣的,這樣在感覺上彷彿這三行樂句是屬於一脈相承。不過,剛才的A段下句帶出全曲最低音,但這個B段上句卻帶出了全曲的最高音「彳尺」,以音域計,這一行樂句比之前的一對上下句都闊,達九度,而且音區也升高了。這樣的出現高音,可以是呈現深情的喟嘆,也可以是對高難的東西淺嘗即止。

 

  有趣的是第三行第三四小節和第四行第三小節音符節拍全是一樣,而且還一樣是處於歌曲最高音區的地方。或者可象徵對理想的一探再探。

 

  還有,這第三行第四行雖亦一句落「商音」一句落「徵」音,終止感覺卻不強。所以也因此順利地轉回A 段去。

 

  深信,創作者寫這曲調,不會想這麼多,只是輕鬆揮灑,若真是這樣,實在驚訝!

 





 

 

按:本文原刊於第一八四期《戲曲之旅》(20178月號)「小曲微觀」專

 

又按:近日由於沒法在這處上傳圖片,只好從缺,敬請網友體諒

 

阅读(146)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