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2158256
  • 博文数量: 4589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698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589)

文章存档

2020年(1)

2019年(9)

2018年(44)

2017年(87)

2016年(84)

2015年(119)

2014年(142)

2013年(205)

2012年(273)

2011年(307)

2010年(382)

2009年(429)

2008年(451)

2007年(779)

2006年(1277)

分类:

2007-02-27 09:04:12

 

  林東海先生著的《詩法舉隅》,向來都覺得是學寫韻文的朋友都應一讀的好書,可是這好書卻難覓得很,所以這裡嘗試以「摘要」的形式,撮錄書中所談到的各種詩法的主要論述,方便讀者修習。

 

  明朝李東陽《麓堂詩話》說:「予嘗題柯敬仲(九思)墨竹云:『莫將畫竹論難易,剛道繁難簡更難,君看蕭蕭只數葉,滿堂風雨不勝寒。』畫法與詩法相通,此類是也。」如果把每片竹葉都堆到畫面上,一定不像畫;簡要地畫上數葉,卻能從中體會出滿堂風雨,這幾筆是以一當十、以少總多的。李東陽所謂畫法與詩法相通,就是指的這一點。

 

  錢鍾書先生《談藝錄》對「以少總多」藝術手法,有一段很中肯的分析:「夫言情寫景,貴有餘不盡。然所謂有餘不盡,如萬綠叢中之着點紅,作者舉一隅而讀者以三隅反。見點紅而知嫣紅姹紫正無限在。其所言者情也,所寫者景也;所言之不足,寫之不盡,而餘味深藴者,亦情也景也。試以《三百篇》例之,《車攻》之『蕭蕭馬鳴,悠悠旆旌』寫二小事,而軍容之整肅可見;《柏舟》之『心之憂矣,如匪澣衣』,舉一家常瑣屑,而詩人之身份、性格、境遇,均耐想像;《采薇》之『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寫景而情與之俱,征役之況,歲月之感,胥在言外。蓋任何景物,橫側看皆五光十色;任何情懷,反覆說皆千頭萬緒,非筆墨所易詳盡…掛一漏萬,何如舉一反三。」

 

  然而,並不是隨便抓住一兩樣景物,信手寫上幾句詩句就叫做以少總多。這一手法用得不好,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固然寫得「少」,卻未必能「總多」;雖然舉了「一」,卻未必能「反三」。那麼這個「少」、這個「一」,應具有甚麼樣的特性,才能收到「總多」、「反三」的藝術效果呢?必須具有兩個特點:概括、具體!

 

概括

  即能表現事物所共有必有的屬性,並體現為思理的,能啟發讀者的聯想的。

 

  如唐人詩句「一葉落知天下秋」,宋朝強幼安以為造句「費力」,其實這「一葉」是很概括的,它是初秋的象徵,能使人聯想起肅殺的秋天氣象。

 

  概括性的景物,不僅能表現時間、地點、氣候、環境;還可以表現帶有共性的思想情緒。譬如,月光就常常用以表現鄉情,以唐詩為例:李白的「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杜甫的「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白居易的「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不勝枚舉。因為月光既照了家鄉,也照了他鄉,自然就成了勾起思鄉之情的媒介……其他如寫蓬草飄轉來表現漂泊之感,寫寒夜孤燈來表示淒寂之情,也是不乏詩例的,因為這類景物同樣能喚起某種共同感受。

 

  如果詩人所寫的一切,都在讀者的生活體驗和知識範圍之外,缺乏共同體驗,那麼讀者就無從聯想,也無從增補,也就不可能舉一反三了。

 

 

具體

  指所表現的事物有個性,能體現感性,並限制讀者的聯想。

 

  以白居易的《錢塘湖春行》為例:

                        孤山寺北買亭西,水面初平雲腳低。

                        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裡白沙堤。

 

  如果只寫了鶯、燕、花、草,我們便只知道是寫春天;寫的是「早鶯」、「新燕」、「亂花」、「淺草」,給了這些景物增加了個性,這便使我們知道是「早春」,不是「暮春」……如果只寫早春景色,我們在長江以南處處可以見到;詩中有孤山、買亭、白沙堤等,這便將地點定在西湖了……在空間上有顯得具體了。如果只寫了季節和環境,讀者腦裡只會是一幅「西湖早春圖」,但詩中卻通過「幾處」、「誰家」、「迷人眼」、「沒馬蹄」,細致地表現了春遊的景象和感情,再用末聯「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裡白沙堤」點明了「春行」。全詩確切合了詩題《錢塘湖春行》,因為詩中有個性、感情和偶然性,限制了讀者的聯想,這種聯想不是「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而是有它具體的落腳點。再如「月光」表現鄉情,這是共性;上面所舉李白、杜甫、白居易所表現的思鄉之情,也都各有具體之處,都有特殊的背景和個人感情。如果沒有這些具體東西限制讀者的聯想,詩就容易變得概念化抽象化,缺乏感人力量。

 

 

 

 

 

 

 

 

 

 

 

  

阅读(1382)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