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0619900
  • 博文数量: 4640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911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640)

文章存档

2018年(44)

2017年(87)

2016年(85)

2015年(120)

2014年(145)

2013年(211)

2012年(279)

2011年(308)

2010年(383)

2009年(438)

2008年(457)

2007年(787)

2006年(1284)

分类: IT职场

2018-02-07 10:54:45


  要把「創作歌手」加引號,當然就不全是今天人們想像的那種創作歌手,然而又想引人注意一下,唯有出此下策。事實上,這樣做是很易引人以今尺量古人,結果只會量歪了古人。

 

  五十年代,有很多粵樂人跨界去試寫粵語流行曲,當中不少是樂於嘗試用西洋曲式來寫歌,如呂文成作曲之《快樂伴侶》、王粵生作曲作詞的《檳城艷》,又或是胡文森作曲作詞的《秋月》等等,都是採用西洋的AABA曲式來寫的曲調。

 

  然而,本文要談的主角朱頂鶴,雖然也有創作過粵語流行曲曲調,但他卻不曾見有用過AABA曲式來創作,也許是他不懂,又也許,是他拒絕去懂去用……他會是更愛傳統音樂的風味吧!

 

  在五十年代,朱頂鶴是鼎鼎有名,但到今天,九十後大抵都不知有此位「創作歌手」了。

 

  七年前左右,筆者曾在《戲曲品味》雜誌上為文介紹朱頂鶴,是以「蛇矛丈八槍,橫挑馬上將!」這兩句曲詞寫起的。因為這兩句讓兩、三代人傳誦不輟的霸氣唱詞,活脫脫寫出一個夜戰馬超的生張飛,而它正正出自朱頂鶴的手筆。

 

  據知,朱頂鶴本姓衛,另有藝名朱老丁,是二、三十年代著名丑生。其後,乘紅船到番禺某處演神功戲,途中歷劫餘生,想到紅船生涯,生死難料,而自問非紅老倌,便想轉行,幸他平日極喜閱讀書籍,對唱曲也很有心得,那時香港和聲歌林唱片公司生意興隆,正需作曲和唱曲人材,朱頂鶴便加入了和聲歌林,他不但能唱能撰,也玩得一手好音樂,從此,受到和聲歌林的重用,便一直為該公司效力。由於朱頂鶴是戲行出身,因此對於粵劇中的古老排場,文場和武場都很熟悉,因此,所有由他撰製的曲本都帶有一種戲場的氣氛,其中尤以武場最為出色,當年飛影、妙生、瓊仙所唱的武場曲本便出自他手筆,其中如《夜戰馬超》、《守華容》等數十首唱片曲,都非常出色,也十分暢銷。他寫的諧曲也十分好,曲詞暢順,妙趣橫生。

 

  朱頂鶴所撰的粵曲數量肯定不少,可是到今天能數說得出的卻是不多。同樣,他灌的粵曲唱片也應有不少,但今天人們記得起的也不多。當中有 一兩首是頗值得說說的,比如四十年代他寫的一首抗戰粵曲《書痴抗戰》,白駒榮和衛少芳合唱的,聽着讓人同仇敵愾。朱頂鶴又曾經跟呂文成合唱過兩首在故事上有連繫的粵曲《鄒衍下獄》和《六月霜飛》,朱氏唱的是鄒衍的角色,大氣凜然!

 

  朱頂鶴也不僅是寫粵曲曲詞,粵語流行曲他也寫過不少,這一點他跟胡文森、吳一嘯、梁漁舫等等粵曲創作人是沒有甚麼不同的。何況,據馮華憶述,朱頂鶴和呂文成都有份參與策劃和聲歌林唱片公司首推「粵語時代曲」唱片的商業創舉。

 

  說來,和聲歌林唱片公司初推「粵語時代曲」唱片期間,朱頂鶴還只是安於幕後,也任由周聰等人試驗向國語時代曲靠攏的創作方向和製作方向。可是到了1954年左右,來自大馬的「勁歌」《賭仔自嘆》(「伶淋六……」),大馬華僑馬仔填詞兼主唱的(成為鄭君綿名曲已是後來的事),在香港非常流行。和聲歌林公司面對這樣的來勢,不得不變變陣,找來何大傻「應戰」,朱頂鶴自己也親身上陣,寫唱諧歌。相信,朱氏深明這個時候「粵語時代曲」的市場需求是甚麼,所以,到了要他出手寫粵語流行曲詞,但見俗的多雅的少,為的是要迎合其時粵語時代曲主要面向草根階層的市場需要吧。

 

  朱頂鶴的諧歌創作,頗有一個特別的門類。他寫了好一批跟粵人民俗有關的歌曲,比如《金山橙》(又名《金山橙咁圓》,鄭君綿、許艷秋合唱)、《包你添丁》(鄧寄塵一人多聲)、《睇花燈》(朱老丁、鄭幗寶合唱)、《猴子戲》(朱老丁、馮玉玲合唱)、《龍船歌》(朱老丁、呂紅合唱)、《脆麻花》(朱老丁、呂紅合唱)等等,當年可能是會被視為「粗俗」之作,可是現在倒是變成了解昔年粵人民俗生活的難得材料。猜想,是因為朱頂鶴熱愛這些民俗風情,才會興致勃勃的把它寫進歌曲中。

 

  朱頂鶴的粵語流行曲名作,不能不提那首曾備受非議的,調寄《餓馬搖鈴》的一首《哥仔靚》吧!它在不少人眼中,是粵語流行曲「低俗」的代表,而筆者有時跟長輩提起它,他們竟說這是「淫歌」。但筆者仔細看過朱頂鶴執筆的《哥仔靚》歌詞,哪兒見得是「低俗」呢?哪兒顯得「淫」呢?筆者認為只緣當時人們對粵語方言歧視,曲詞裡方言一旦用得多了 ,就已經等於「低俗」,而道德觀念也奇怪地保守,女子唱出為郎癲狂且欲主動追求的心聲,就是「淫」。

 

  五、六十年代的粵語流行曲,往往是俗的易流傳,雅的難流傳,這現象往往為人所忽略。以朱頂鶴來說,我們會記住了有《哥仔靚》、《金山橙》這種「俗」歌,但其實朱頂鶴也寫過一些較雅的粵語流行曲詞,我們卻幾乎毫無印象。這裡筆者試舉一首朱氏較雅的曲詞,那是據呂文成的粵樂作品《深宮怨》填上的本意式詞作,由呂文成的女兒呂紅灌唱的,歌名自是仍叫《深宮怨》。其詞意是以梅妃江采蘋的角度下筆,寫她對楊貴妃奪寵之怨懟,運筆頗有細膩之處。曲詞如下:

 

懷怨,怨在進深宮,

唉,不久遭鄙賤,皆因為楊妃自恃寵嬌,聖恩盡佔,

偏裝妖媚獻皇前,

遂令君心盡熱戀,夜夜笙歌未厭倦,

惟有,我無緣相見,失溫暖,孤影每自憐,

恨唐皇待我已不念,令我心悲淒到極點。

那甘願恩愛中斷,憶記當年,羡寒梅在雪嶺一枝獨佔,

吐艷美色芬芳更麗妍,現今正苦失戀。

酸,最是可悲酸;願,更是非我願,

怨,不勝日常偷自怨。

唉,只有望天見憐,把災殃救,

免我之愛情遭奸妃霸佔。

愛戀有特權,而至,禁宮內裡紛亂,

四面,已把她穢史外傳,為因拈酸。

她情未免,心不免,私約祿山進御園,

楊妃招來事百端,經已酸態畢現,

各顧慮,禍不遠,唐皇怒,心尚軟,

仍然罪赦免,偏偏將她愛憐,護着那奸妃,杜絕眾臣言,

始終不免受驚,帶險變作孽債填!

 

  在粵語流行曲的領域裡,朱頂鶴至少曾寫過五首百分百原創的作品:俱是他一手包辦詞曲的。這一點,感覺上是更鮮為人知的。不過,五十年代後期,在南洋粵語歌的壓力下,大家都不很重視原創,朱頂鶴寫了五首,都算多的了。

 

  朱氏的五首原創粵語流行曲,分別是梅芬唱的《春曉》,朱老丁、馮玉玲合唱的《生意興隆》,朱老丁、呂紅合唱的《滾滾熟》以及朱老丁、許艷秋合唱的《風流艇》和《守秘密》。這裡除了《春曉》之外,其餘四首朱頂鶴都親自參與合唱,而湊巧這四首合唱歌曲詞意都比較「俗」,看來朱頂鶴為了市場所需,是不避其「俗」,還親自投入「市井」角色的演唱,反正昔年亦慣任丑生嘛。不過,《生意興隆》與《滾滾熟》,還是頗具一點民俗色彩的,而《風流艇》的音調,似乎也吸收了一點鹹水歌的元素哩。

 

  《春曉》是五首作品之中最雅的,其歌詞如下: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葉飄搖,簷前下,鸚鵡又語招撩,

撩動我心情亂,相思何時了。

輕舉步,外邊瞧,分花拂柳漫步過虹橋,

曲彎弱柳腰,顧影向池照,

顏容嬴瘦了,翠黛都懶畫描。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夢不到遼西。

花片片,落滿畦,惜花人何在?

惟有燕子啄香泥,青春真可貴,

郎呀你胡不歸?郎呀你胡不歸?

 

  熟悉唐詩的讀者,相信已一眼看出詞裡嵌入了兩首五絕唐詩。這不禁聯想起了邵鐵鴻的《紅豆曲》,但邵氏只用了一首唐詩,朱氏卻用了兩首。無奈是朱頂鶴這首《春曉》,知者實在不多。彷彿真是傳俗不傳雅。

 

  朱頂鶴的粵語流行曲作品,除了至今仍常有人提及的《哥仔靚》,還有一首在昔日甚是厲害的《情侶山歌》。這首《情侶山歌》是朱頂鶴據一首廣東童謠作大幅度的、脫胎換骨式的改寫,變成剩男剩女趁中秋佳節吐露情意的情歌。這首歌曲面世於1956年,至少到1965年仍然是頗流行的,這是有坊間的歌書為證的,比如筆者在中央圖書館翻查魯金藏書時,見到一冊1965年出版的歌書《翠鳳獎.國語粵語時代歌選》,書內第五首收的粵語歌就是《情侶山歌》,如非受歡迎的歌曲,流行曲歌書是不會把它排得這麼前的。

 

  常常相信,在那個粵語流行曲地位很低的年代,愛聽粵語流行曲一般都屬草根階層,又或者有些人愛聽粵曲之餘也不抗拒聽聽很小曲風味的粵語流行曲,所以,《情侶山歌》可以流行這麼多年。

 

  寫此文,總是提醒自己莫用今人之尺,但願是做得到!

 

 

 

按:本文已首先在香港那邊的博客發表過。

 

 

 

 

阅读(52)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