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认证专区 | 博客 登录 | 注册

黃志華mimimido.blog.chinaunix.net

箫心 棋意 词境 数理 俱余所迷醉者!

  • 博客访问: 40404809
  • 博文数量: 4618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304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618)

文章存档

2018年(4)

2017年(87)

2016年(85)

2015年(120)

2014年(146)

2013年(211)

2012年(282)

2011年(312)

2010年(384)

2009年(444)

2008年(471)

2007年(787)

2006年(1285)

微信关注

IT168企业级官微



微信号:IT168qiye



系统架构师大会



微信号:SACC2013

分类: IT职场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粵曲,常常都會加入全新創作的「小曲」,可說是特為該首粵曲而創作的。今期要談的小曲《鳳笙怨》,便是這一類的創作。

 

  小曲《鳳笙怨》是特為著名粵曲《明日又天涯》而寫的。關於這首粵曲,在《靳夢萍粵藝談奇說趣》一書中,指是南海十三郎撰寫的,並謂是梁以忠親口證實過的。但筆者早幾年曾向梁以忠的掌珠梁素琴求證過,該曲實際是梁以忠自己撰寫的!近年,筆者考查音樂社的史料,發現在1937826日星期四,同樂音樂社到電台作播音演出,所唱的曲目,便有《明日又天涯》,但當時的曲名還多兩個字,乃是《斷腸明日又天涯》。《華僑日報》當日刊登了曲詞,並有交代由梁以忠、張玉京合唱,梁以忠撰曲。如此看來,事實已經很清楚,粵曲《明日又天涯》確是梁以忠自撰的作品。

 

譜自李後主詞

  來自《明日又天涯》的《鳳笙怨》,其詞是取自李後主的一首小令《望江南》,但詞句是有差異的。後主詞現在所見到的版本是:「多少淚,斷臉復橫頤。心事莫將和淚說,鳳笙休向淚時吹,腸斷更無疑。」其中「斷臉」有作「霑袖」,「和淚說」有作「如淚滴」/「和淚滴」,「淚時吹」有作「月時吹」/「月明吹」。但《鳳笙怨》的詞,卻是:「多少淚,沾袖復橫頤。心事莫將和恨記,鳳笙休向別時吹,腸斷更無疑。」為何要改古人的詞,是有點不明白的,而這樣一改,還算不算是後主詞呢?

 

  由於詞是古詞,《鳳笙怨》明顯是先詞後曲之作,不須多懷疑!為方便賞析,筆者把《鳳笙怨》斷分成引子加六行樂句,繪製成旋律分析圖。

 

  《鳳笙怨》的曲詞僅有廿七字,所以,只宜譜成短歌。現今所見,整首小曲只有九個小節,確確實實是一闋「短歌」!然而雖然篇幅如此短,居然含有三種調性哩!

 

後半轉到正線

  細說來,「多少淚,沾袖復橫頤。心事莫將和恨記」這開始的三句,使用的音樂調性是乙反調。末二句「鳳笙休向別時吹,腸斷更無疑。」,線口上是轉到正線,屬正常的徵調式,只是其中有三個小片段是含有「壓上」的離調意味,亦即短暫地轉到「鬱調」去。這三個小片段是指第五行開始的三拍、第六行開始的兩拍及末處的七個音,參見本文所附的旋律分析圖。按理,憑詞意,整首詞都使用情感較淒苦的乙反音調來譜寫,亦是合適的。但梁以忠卻選擇在末二句改變調性,轉到比較明朗的正線,卻又融入「鬱調」色彩。看來作曲人更在意的是調性色彩的變化,使線性的旋律染上豐富的色彩。

 

  以音域而言,《鳳笙怨》這首短歌,也是頗不一般,因為幾乎達到兩個八度:從「伬」到「生」,一般唱家唱這樣闊的音域,可能會有困難。

 

  綜觀這闋短曲,用了好些「折」法,使曲調較易記易上口。比如說從引子到第三行,是前半段,可見到第三行一頭一尾的音群都是重現。引子與第一、二行,其開始的音都有重出的關係。這前半段還見到兩處回文,先是「心事(尺上乙)」與「莫將(乙上尺)」,繼而是第三行居中處的「上乙合仮合乙上」,使音調帶些華美。後半段折法用得較少,但至少只有一個音的「合尾」以及頂真、連珠、回文都有用上。

 

  粵曲演唱,曲如看山不喜平,兩個同音高的字常常以微調法使之所配的音一高一低,這種求變精神,有時在粵曲小曲創作中也可看到。以《鳳笙怨》而言,詞中「橫頤」、「無疑」二詞,全是陽平聲的文字。但「橫」從「仮」起音,「頤」配「合」音,先低後高;「無」從「士」起音,「疑」配「合」音,先高後低。總之,不會配同一水平的樂音。

 

借助大跳字音

  筆者曾研究過,天然粵語字音出現大跳的頻率約相當於八分之三,可謂出現得甚頻密的。但粵曲有時反而喜歡借助這些大跳,使之在音階上大起大落。在這短曲《鳳笙怨》中便可窺見一斑。比如「別時吹,腸斷」這個小片段,「時吹」是向上大跳,「吹」與「腸」則是向下的大跳。譜曲者因而充分利用,「時吹」配的是九度的大跳,而「吹」字最後唱的音是「工」,「腸」的起音卻是低八度的「仜」音,如此大起大落,跌宕感是獲得強力的展現!其實,像曲中「鳳」字所配的音調:「士工尺合上尺……」,也見跳上跳落哩,而這句音調聽來是梆黃旋律中常出現的。當然,也有可大跳卻反而收斂之時。比如開始的三句之中,「沾袖」、「心事」、「莫將」在字音上都屬大跳,俱可配四度或以上的音程,但譜曲者反而將它們全部稍作壓縮,配的都是(中)三度音程。

 

 

 

按:本文原發表於2017年十二月號《戲曲之旅》(第188期)「小曲微觀」專欄

 

 

 









阅读(66)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