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43223086
  • 博文数量: 4595
  • 博客积分: 58701
  • 博客等级: 大将
  • 技术积分: 48805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2-22 16:58
个人简介

粵語歌文化歷史研究者,喜歡鑽研文字與音樂的創作,也喜愛數學與棋藝等等。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4595)

文章存档

2021年(4)

2020年(6)

2019年(9)

2018年(44)

2017年(84)

2016年(84)

2015年(119)

2014年(142)

2013年(205)

2012年(273)

2011年(307)

2010年(382)

2009年(429)

2008年(451)

2007年(779)

2006年(1277)

分类:

2011-02-24 07:31:43

 
 
  在報上談罷小克的《銅情深》,不禁也勾起自己對銅鑼灣的好些記憶。畢竟,做了半世紀人,也有很多時間是在銅鑼灣一帶出沒及活動。比如,擱下書包第一份工,就是到銅鑼灣波斯富街廿二號五樓上班的植字工作,而今,波斯富街只有廿四號卻不會有廿二號了。回想那時,天天步行上班下班,銅鑼灣避風塘的風光再熟悉不過。
 
  小克的《銅情深》,嵌入了很多銅鑼灣的地標名字,筆者試就自己所知的做一點註腳,怕是再過十年八載,更新一代會不知其中有「典故」,但個人所知有限,有錯漏處,還請各位網友補充、指正。

 

三月,讓大地牌問暖我軀殼,

大地牌:國貨公司裡的「名牌」恤衫,穿著者通常是平民階層,清貧學生。

勇闖天涯約於新中國,書包千斤重,你我不察覺。

新中國:指新的「中國國貨公司」,已不存在,原位於樂聲大廈。

 

三越,混亂大堂搭向我肩膊,

三越:日本百貨公司,已不存在,原位於崇光斜對面,現址正興建新廈。

愛戀於松坂屋內揭幕,食街中擁抱,熱吻不加思索。

松坂屋:日本百貨公司,已不存在,原位於現在的恆隆中心。

食街:尚在,想像中已不及昔日興旺。

曾共你,心如明珠漆黑中記載,誰料轉畫於翡翠已沒法再愛。

明珠翡翠:位於百德新街珠城大廈附近的兩間相毗連的戲院,現已迷你化。

電車廠時代,昨天的風采,若我於溫莎宮內被狐狸殺害,

電車廠:時代廣場的前身。

溫莎皇宮的狐狸傳說:此事筆者僅曾耳聞,內容不詳,溫莎皇宮確切位置也不知道,有待網友補充。

維園道這夜晚,燈飾可會再開。

避風港難耐,煙花的精彩。

怡和禮炮不肯禮待,

怡和禮炮:此典故非三言兩語能概言之,容省略。

銅鑼若在這裡,敲響給我節哀,

情人若在這裡,今天怎會感慨?

 

生活、舊事淡忘擲向滄海,

老相識和百德新街坊,逐一的攀上求名逐利舞台。

利舞台:建築很有特色的戲院,惜沒法保留。原址位於現今的利舞台廣場。

 

曾為你,鍾情時刻餐廳中叫菜,

誰料禮頓中心碎已沒法再愛。

 

讓心聲留在,大丸的福袋,

大丸:日本百貨公司,已不存在,原位於現在的名店坊,正門在記利佐治街。

若我於溫莎宮內被狐狸殺害,

維園道這夜晚,燈飾可會再開。

避風港難耐,煙花的精彩。

怡和禮炮不肯禮待,

銅鑼若在這裡,敲響給我節哀,

情人若在這裡,今天怎會感慨?

 

觸景會心痛,是你背影沒處不在!

 

讓心聲留在,大丸的福袋,

讓我於渣甸坊被自由行推開,

情懷在世貿裡,飛機衝破世代,

此位於銅鑼灣的世貿中心自非彼世貿中心,詞人是想讓大家想到九一一罷。

樂聲不存在,總統都悲哀,

樂聲、總統:兩間戲院,前者早在七十年代拆卸,改建為樂聲大廈。後者則已迷你化多時。

隨緣變化不感意外,

銅鑼若在這裡,敲響給我節哀,

銅鑼尚在這裡,可惜不再深愛。

 

 

  註解過後,談談筆者個人的銅鑼灣記憶。最遠的應是小時候去看西醫區鴻藻,他的醫務所位於禮頓道,即今天禮頓中心向西行過了勿地臣街再走若干步,那是一幢古老的建築,寬敞的木樓梯,地板也是很有特色的長長木板,棕黑色的。我還記得寬敞的候診室旁,放了很多顯示人體器官的模型,小小心靈,頗感震撼。區鴻藻應已去世多時,那幢古老大樓,也早拆卸重建了。

 

  童年記憶裡,在銅鑼灣最多的活動便是看電影,甚至記得在哪間戲院看過哪些電影,比如,在總統戲院看過一部《特務一一七》,在豪華戲院看的電影甚多,比如奇連伊士活的《獨行俠連環奪命槍》、《獨行俠江湖伏霸》,007系列的《鐵金剛勇破間諜網》、《鐵金剛勇戰魔鬼黨》等,肯定是在豪華看的,在利舞台看的電影也不少的,但記得片名的暫時只有《神龍猛虎闖金關》。樂聲戲院應該也有光顧過,還記得有一部描述械劫金磚的電影,是除了與父母外,更少有地與祖母四人共看的,當時我這個小不點還不自量,說祖母如看不及字幕,我可解畫哩。記憶中,《桃李滿門(To Sir with Love)》是在樂聲戲院上映的,但我父從來不看這類型的電影的,所以童年時無緣一看。

 

  中學以後對銅鑼灣的記憶,主要繫於下述四間店鋪或會社:粵華樂器行、藝聲唱片公司、傳達書屋、培聲音樂社。

 

  粵華樂器行當年位於現在銅鑼灣電車中轉站旁邊,現時為富豪酒店。我的第一把廉價二胡,就是在這間粵華樂器行買的,買時沒皮袋沒有盒,事後還傻兮兮的跑回去說想配個盒子或袋子甚麼的。那時粵華樂器行側邊的行人天橋旁,有一爿小吃店,可露天而坐的,又兼賣報刊雜誌,可惜從未光顧過。

 

  藝聲唱片公司應在今天的高士威道的高威樓附近,那時狂熱中樂,經常到那裡找中樂的盒帶來聆賞,記憶中,第一批買的都是笛子曲,如《江南春》、《鷓鴣飛》等。

 

  傳達書屋在禮頓道與黃泥涌道交匯處,據知是漫畫家阿蟲開的。當年在這裡買的文史書不多,最多的反而是台灣出版的《數學傳播》雜誌。

 

  培聲音樂社在登龍街登輝大廈頂樓連天台,當年熱愛中樂,自是知道培聲。其後,香港業餘填詞人協會初成立,卻也是借培聲的場地開會,一借便借用了幾年。詞會初次搞比賽,也是借用培聲的場地來作初賽的甄選場地。猶記通過《唱片騎師週報》認識的黃達輝,當年是約在紐約戲院(在波斯富街和軒尼詩道交匯處)相候,再一起到培聲音樂社,介紹他給詞會的委員認識。

 

  工作以後,最難忘的是利園酒店(現已不存在),我去的第一個記者招待會:梅艷芳的半張唱片,地點就在那裡。與盧國沾前輩初次見面,也是在這利園酒店的長廊。另一難忘印象,是造訪華星唱片公司設在利舞台戲院內的辦公室,初時從戲院的進場處的側邊進去,後來遷移了位置,每次俱須從利舞台的後門進去。

 

  念銅鑼,念的一幕幕舊事冒現腦海,但肯定有很多尚沒法記得清……比如關於廣興書局、何方亮醫師、舊的銅鑼灣商務印書館及其旁邊的其他閣樓書店等,都記憶模糊。

 

 

 

 

 

 

 

 
 
 
 
 
 
 
 
 
 
 
 
 
 
 
阅读(4670) | 评论(56)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chinaunix网友2011-04-09 11:20:41

「燭光」比「燈飾」有意思好多,不過「燭光」同「再開」唔係幾啱搭配。

chinaunix网友2011-04-09 11:20:41

「燭光」比「燈飾」有意思好多,不過「燭光」同「再開」唔係幾啱搭配。

chinaunix网友2011-04-09 11:20:41

「燭光」比「燈飾」有意思好多,不過「燭光」同「再開」唔係幾啱搭配。

chinaunix网友2011-04-09 11:20:41

「燭光」比「燈飾」有意思好多,不過「燭光」同「再開」唔係幾啱搭配。

chinaunix网友2011-04-09 11:20:41

「燭光」比「燈飾」有意思好多,不過「燭光」同「再開」唔係幾啱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