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5678635
  • 博文数量: 1948
  • 博客积分: 10648
  • 博客等级: 上将
  • 技术积分: 23712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3-22 09:38
个人简介

HI,movno1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1948)

文章存档

2020年(2)

2019年(12)

2018年(2)

2016年(2)

2015年(1)

2014年(2)

2013年(19)

2012年(8)

2011年(41)

2010年(388)

2009年(122)

2008年(385)

2007年(259)

2006年(705)

我的朋友

分类:

2010-10-05 18:01:19

 

苦候八个月   泡出一身病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陈思羽


  静谧的水塘边,一头母狮弓着背,将头探到水面,贪婪地舔着清凉的池水,舌头带起的阵阵涟漪,扰乱了水中的倒影,它那双黄色的眼睛,却一直警惕地看着远方,仿佛时刻提防着可能出现的危险。这幅在全球摄影界享有盛誉的照片,就出自南非摄影师格雷格·杜陶伊特之手。


  如果说,大多数野外摄影师的生活是一部小说,那么,杜陶伊特的生活就是一本非洲的百科全书,写满了生命与自然、沙漠与绿洲、激情与汗水。


  卖“甲壳虫”换来胶卷


  1998年,20岁的杜陶伊特大学毕业,家人以为,他会和同学们一样,找个体面的工作,或者自己创业,做生意。可从小就习惯了非洲草原无拘无束生活的他,却到一个自然保护公园当了一名见习导游。


  3年后,为了能将自己工作、生活的喜怒哀乐与远在家乡的父母、朋友分享,杜陶伊特拿出工作几年的积蓄和过生日时父母给的一笔钱,买了款宾得单反相机,想把自己工作和生活的情形拍下来。


  这个并不是太专业的相机,成了他野外摄影师生涯的起点。很快,杜陶伊特发现,自己在摄影方面颇有些天赋,并萌发了转行当专职野外摄影师的念头。可是,几乎所有人都警告他:“你干啥都别去干野外摄影这一行。”家人对他的想法更无法理解。


  虽然《国家地理》杂志上一张张真实再现大自然的照片是那么摄人心魄,镜头背后,野外摄影可算是世界上最艰辛的工作之一。这份工作需要摄影师们常年累月在野外生活,克服天气、疾病、野兽等各种各样的困难,直到拍出令自己满意的照片为止。人们甚至不时能听到某位摄影师为了拍照而失去生命的悲壮故事。


  但年轻的杜陶伊特铁了心,最终选择听从自己的兴趣。


  开始职业摄影生涯后,杜陶伊特贷款买了个专业相机和几个能适应野外拍摄环境的专业镜头,可这样一来,他没钱买胶卷了。没有胶卷怎么工作?想来想去,杜陶伊特决定忍痛割爱——卖掉自己那辆崭新的柠檬黄甲壳虫轿车。


  揣着卖车的钱,杜陶伊特兴冲冲地跑进一家摄影器材店,一口气买下整整一纸箱胶卷,又配齐了一整箱滤光片之类的辅助器材。他小心翼翼地抱着两箱“储备物资”走出商店,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车了,只好抱着两纸箱东西,步行了好几个小时才回到家。

和狮子的零距离接触


  此后几年,杜陶伊特的足迹几乎遍布了整个非洲:从好望角到内罗毕,从东非大裂谷到乞力马扎罗山,从人迹罕至的热带森林到未曾开化的原始部落……他的照片展示了大自然最深处的呼喊。而打动人心的照片背后,却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东非大裂谷的底部,是一片广阔的平原,20多个狭长的湖泊,如粒粒晶莹的蓝宝石,散落其间。杜陶伊特曾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住地附近有个水塘,很多野生动物都会到这里来喝水。一次,杜陶伊特远远看见野生狮子经过水塘,一个大胆的想法顿时在脑海中成形:近距离拍摄野生狮子喝水的瞬间。这毫无疑问是个精彩的想法,但若要实现,难度颇大:野生狮子个个凶猛异常,人很难靠近。


  杜陶伊特首先想到的办法,是“挖坑潜伏”。他在池塘边找到一处高地,挖了个可以完全容纳自己的壕坑,又安了块白铁皮做顶棚,便端着相机蹲进去,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可等了两个月,连个野狮子的影儿都没见着,只有河马来光顾过几回。又热又闷的壕坑、来回飞舞的吸血蚊蝇、40多度的当头烈日……杜陶伊特不得不开始策划第二套方案。


  他又在水塘的一处浅滩上搭了个简易帐篷,整个人藏身其中,只将相机露在外面,可这一招似乎也不管用。一方面,这个帐篷在水塘里显得非常扎眼,警觉的动物们压根不敢靠近水塘;另一方面,当地气候变幻莫测,帐篷一会儿被沙尘暴吹翻,一会儿又被暴雨砸塌;更可恶的是,蚊子会从帐篷的漏缝中钻进来,将杜陶伊特当成活靶子,而他却一动不敢动,生怕惊扰到动物们。


  有一次,杜陶伊特终于看到狮子了,却并不是在自己“埋伏”的时候。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当他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水塘准备回家时,突然察觉有一双黄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他转身,想从另一个方向走,却发现身后还有两只母狮。杜陶伊特握紧手中的枪,做好了与之一搏的准备,一场沙尘暴却在这时突然降临,让他完全看不见狮子的动向。幸运的是,三只狮子最终消失在沙尘暴之中,可帐篷也被吹得不见了影踪。无奈,杜陶伊特只能用无线电设备呼叫妻子开车过来救他。


  第二套方案也被否定。最后,杜陶伊特下了狠心,干脆跳进水塘,只将头、手和相机露在水面外,静候野兽来喝水。不过,这个方案实现起来更艰难:一些动物会在水塘里撒尿,水里的各种水蛭、蚂蝗常趴在他身上饱餐一顿,水蛇还会游进他的防水服里,而杜陶伊特不得不一动不动地忍受这些骚扰和异味。


  就这样“守株待兔”整整8个月后,杜陶伊特感觉自己的耐力几乎到了极限。又到了周五的下午,太阳眼看就要落山,杜陶伊特一天的等待又要泡汤了。正当他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一只母狮带着几只小狮朝水塘走来。狮子们显然口渴难耐,趴在水塘边如饮甘露,而杜陶伊特离它们只有几步之遥。等了近一年的机会终于来了!杜陶伊特说:“我永远记得狮子用它那黄色的眼睛盯着我,那是活泼好奇的眼神。”


  为了让这卷珍贵的胶卷能顺利冲印, 杜陶伊特亲自将胶卷护送到冲印店。他还趁着这次进城的机会,看了次医生——长达8个月的“水下生活”,让他全身瘙痒、红肿。


  杜陶伊特的病情让医生吓了一大跳:隔着皮肤都能看到虫子在爬!一做血检,情况更严重:他的血小板数量高得惊人,还有严重的血吸虫病,蚊虫叮咬造成的皮肤炎症就更不用提了。可杜陶伊特却乐观地和医生开玩笑:“我怀疑是那些狒狒跑到水塘撒尿,害得我的皮肤大受刺激。”

作品在世界顶级博物馆展出


  2009年6月,杜陶伊特近距离拍摄的野生狮子在池塘边喝水的照片,在BBC主办的《野生动物》杂志上发表,杜陶伊特开始被人们所认识。很快,他应邀前往伦敦,参加BBC举办的年度野外摄影奖的颁奖晚宴。


  一天傍晚,闲来无事的杜陶伊特散步来到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他惊喜地发现,自己几年前拍摄的展示非洲风光的作品,已先行一步在那里展览了,这让他无比骄傲。几天后,他收到另一个好消息:他在坦桑尼亚的马赛部落拍摄的一系列反映马赛生活的照片,作为年度“自然之最”,被华盛顿史密斯森博物馆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展出。他想起几年前,自己卖车买胶卷的窘迫经历:“我从没去过华盛顿,我的作品却在那里展出,这是我当初根本没想到的!”


  如今,杜陶伊特在业界已经名声大噪,但他还是继续行走在非洲大地上,风餐露宿,与狮子、大象为伍,为人们记录着美丽的非洲大陆。用杜陶伊特自己的话说,野外摄影师就是一群“有着怪癖的艺术家”,一旦选择了这个职业,就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阅读(394)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