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3690789
  • 博文数量: 880
  • 博客积分: 0
  • 博客等级: 民兵
  • 技术积分: 6155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16-11-11 09:12
个人简介

To be a better coder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880)

文章存档

2022年(5)

2021年(60)

2020年(175)

2019年(207)

2018年(210)

2017年(142)

2016年(81)

分类: LINUX

2018-06-06 18:43:39

https://www.cnblogs.com/bamanzi/p/linux-irq-and-cpu-affinity.html

在Linux的网络调优方面,如果你发现网络流量上不去,那么有一个方面需要去查一下:网卡处理网络请求的中断是否被绑定到单个CPU(或者说跟处理其它中断的是同一个CPU)。

先说一下背景

网卡与操作系统的交互一般有两种方式,

  • 一种是中断(IRQ,网卡在收到了网络信号之后,主动发送中断到CPU,而CPU将会立即停下手边的活以便对这个中断信号进行分析),
  • 另一种叫DMA(Direct Memory Access, 也就是允许硬件在无CPU干预的情况下将数据缓存在指定的内存空间内,在CPU合适的时候才处理)

——记得在10多年前开始玩电脑的时候就知道DMA是效率比较高的方式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网卡方面,大部分还是在用IRQ方式(据说DMA技术仅仅被应用在少数高端网卡上; 另一个说法是:DMA方式会使外部设备的控制器独占PCI总线,从而CPU无法与外部设备进行交互,这对通用型操作系统Linux来说,是很难接收的,所以DMA方式在Linux内核里使用得很少)。

但是(再来一个但是),在现在的对称多核处理器(SMP)上,一块网卡的IRQ还是只有一个CPU来响应,其它CPU无法参与,如果这个CPU还要忙其它的中断(其它网卡或者其它使用中断的外设(比如磁盘)),那么就会形成瓶颈。

问题判定

网上不少讲这个问题的文章都是直接让查询IRQ跟CPU的绑定情况,甚至直接修改。但我们应该先判断我们的系统是不是受这个问题影响,然后再来看怎么解决。

首先,让你的网络跑满(比如对于MySQL/MongoDB服务,可以通过客户端发起密集的读操作; 或者执行一个i大文件传送任务)

第一个要查明的是:是不是某个CPU在一直忙着处理IRQ?

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 mpstat -P ALL 1 的输出中查明:里面的 %irq一列即说明了CPU忙于处理中断的时间占比

18:20:33 CPU   %user   %nice    %sys %iowait    %irq   %soft  %steal   %idle    intr/s 18:20:33 all 0,23 0,00 0,08 0,11 6,41 0,02 0,00 93,16 2149,29 18:20:33 0 0,25 0,00 0,12 0,07 0,01 0,05 0,00 99,49 127,08 18:20:33 1 0,14 0,00 0,03 0,04 0,00 0,00 0,00 99,78 0,00 18:20:33 2 0,23 0,00 0,02 0,03 0,00 0,00 0,00 99,72 0,02 18:20:33 3 0,28 0,00 0,15 0,28 25,63 0,03 0,00 73,64 2022,19

上面的例子中,第四个CPU有25.63%时间在忙于处理中断(这个数值还不算高,如果高达80%(而同时其它CPU这个数值很低)以上就说明有问题了),后面那个 intr/s 也说明了CPU每秒处理的中断数(从上面的数据也可以看出,其它几个CPU都不怎么处理中断)。

然后我们就要接着查另外一个问题:这个忙于处理中断的CPU都在处理哪个(些)中断?

cat /proc/interrupts 
           CPU0       CPU1       CPU2       CPU3  0: 245 0 0 7134094 IO-APIC-edge  timer  8: 0 0 49 0 IO-APIC-edge  rtc  9: 0 0 0 0 IO-APIC-level  acpi  66: 67 0 0 0 IO-APIC-level ehci_hcd:usb2  74: 902214 0 0 0 PCI-MSI  eth0 169: 0 0 79 0 IO-APIC-level ehci_hcd:usb1 177: 0 0 0 7170885 IO-APIC-level  ata_piix, b4xxp 185: 0 0 0 59375 IO-APIC-level  ata_piix NMI: 0 0 0 0 LOC: 7104234 7104239 7104243 7104218 ERR: 0 MIS: 0

这里记录的是自启动以来,每个CPU处理各类中断的数量(第一列是中断号,最后一列是对应的设备名)[详细说明: E.2.10 /proc/interrupts - Deployment Guide - RedHat Enterprise Linux 6 ),从上面可以看到: eth0所出发的中断全部都是 CPU0在处理,而CPU0所处理的中断请求中,主要是eth0和LOC中断。(有时我们会看到几个CPU对同一个中断类型所处理的的请求数相差无几(比如上面的LOC一行),这并不一定是说多个CPU会轮流处理同一个中断,而是因为这里记录的是“自启动以来”的统计,中间可能因为irq balancer重新分配过处理中断的CPU——当然,也可能是谁手工调节过)。

解决问题

首先说明几点:

  1. 首先应该根据上面的诊断方法查明当前系统是不是受这个原因影响,如果不是,那么就没有必要往下看了;
  2. 现在的多数Linux系统中已经有了IRQ Balance这个服务(服务程序一般是 /usr/sbin/irqbalance),它可以自动调节分配各个中断与CPU的绑定关系,以避免所有中断的处理都集中在少数几个CPU上;
  3. 在某些情况下,这个IRQ Balance反而会导致问题,会出现 irqbalance 这个进程反而自身占用了较高的CPU(当然也就影响了业务系统的性能)[参考: mongodb性能问题及原理分析 ]

下面来说手工将中断限定到少数几个CPU的方法。

首先当然要查明,该网卡的中断当前是否已经限定到某些CPU了?具体是哪些CPU?

根据上面 /proc/interrupts 的内容我们可以看到 eth0 的中断号是74,然后我们来看看该中断号的CPU绑定情况(或者说叫亲和性 affinity)

$ sudo cat /proc/irq/74/smp_affinity
ffffff

这个输出是一个16进制的数值,0xffffff = ‘0b111111111111111111111111’,这就意味着这里有24个CPU,所有位都为1表示所有CPU都可以被该中断干扰。

另一个例子:

$ sudo cat /proc/irq/67/smp_affinity 00000001

这个例子说明,只有CPU0处理编号为67的中断。

修改配置的方法

我们可以用 echo 2 > /proc/irq/74/smp_affinity 的方法来修改这个设置(设置为2表示将该中断绑定到CPU1上,0x2 = 0b10,而第一个CPU为CPU0)

阅读(1760)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