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749711
  • 博文数量: 186
  • 博客积分: 26713
  • 博客等级: 上将
  • 技术积分: 216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4-26 15:15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186)

文章存档

2010年(186)

分类:

2010-08-18 16:34:01

梁家儿子在病床上没心没肺地躺着,梁爸和梁妈都在,我爸我妈居然也在。

 

以前别人问我属什么的,我会说我属我妈的。我跟她老人家有些地方太像了,比如做事情一根筋,认准了一件事,不搞个石破天惊不罢休。在认死理儿这条路上,我妈一路狂奔了一辈子,她有强烈的自尊心,或者说,她坚守自己心里的底线,换来我对她一生的崇拜。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穷,不怕破,她怕的就是失去尊严。跟人要账时表演闹剧,满地打滚加鼻涕横飞,我妈觉得这不丢人,要的钱是咱应得的,我只不过通过这种手段拿回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丢人的事情很多,退亲在她看来,是最大的一件。

 

我妈一直没有放弃娃娃亲。

 

在她看来,这门亲事根本不是儿戏,当初是举行了仪式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两个人是磕了响头拜了天地的。后来虽然我妈没有拒绝退亲,但是也没答应啊。她觉得,现在儿子也大学毕业了,两个人应该结婚了。

 

今天来送礼金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正式提亲。我妈的智商不是一般的高,梁家如今深处水深火热中,急需用钱,现在来提亲,我妈拿报纸包了现金直接杀到医院,真够狠的!当初梁家带钱来退亲,今日王家带钱来提亲,风水轮流转,你可以落井下石,我就可以趁火打劫。

 

我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对梁丽霞说,进了医院却被这阵势弄得大气不敢出。

 

“兄弟,咱今天废话不多说了,您就给个痛快话。我家小子现在也在,你要是答应了,我们这就筹备婚事。”我妈逼得很紧,抱着必胜的决心而来。

“嫂子,您看现在这情况,我儿子还没出医院呢。能不能缓两天。”梁叔虚伪了,陈志明现在估计还在他家住着呢,我这样的他已经看不上了。

 

墙倒众人推,遥想当年,王家工厂初开了,意气风发,财大气粗,村里哪个不敬,谁人不夸。能和村里首富结亲,老梁家面上有光。现如今,王大厂长年事已高,王家二少虽然大学毕业,但前途茫茫,能拿出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这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陈志明的话犹在耳边:我先带了四万块给梁家应急,不够的话,家里还会给——我在一瞬间明白了今天的格局太惨烈了——我妈今天抱着必胜的信心来提亲,实际上却是来受辱!

 

“妈,咱回去吧。”

“你闭嘴!”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妈却不知实情,非要求个结果。梁丽霞和我一样惊恐,两人四目相对却一筹莫展。我妈性子太过刚烈,如果今天一张老脸掉在地上,我真怕她一回去就上吊自尽了。于是我上前磨我妈,甚至撒娇,说咱改天再说。

 

“二子你让开。梁兄弟,今天你要不给个痛快话,我就不走!”我妈豁出去了。

“嫂子……和你说实话吧。我儿子这次住院,我二闺女的男朋友专门从广州回来,添了不少钱,我们家现在不缺钱。你呀,还是留着这钱养老吧,啊,赚钱挺不容易的。”梁叔的嘴脸我前所未见,“你家孩子挺不错,但是你也知道,这种蹲过号子的人,我们……”

 

我们全家都被这话戳碎了心。

 

“梁叔,您也别这么说我,当时的事情您知道的。”我全身都开始哆嗦了,牙关咬得格格作响,我把眼光投向梁丽霞,希望她能帮腔,但是她目光呆滞,面如死灰。

“嫂子,你管教不严,儿子在外面混成小流氓,我们也不是一点都不知情。咱们一码归一码,当时确实帮衬了我们梁家。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不是早就退过亲了吗?这事情都过了几年了,您又来给礼金。这……嘿嘿,不能要。”梁叔说着,把床边的报纸包的八万块钱像丢垃圾一样,丢在我妈怀里。

“妈,咱们走吧……”我都快哭出来了,拉我妈的手,她早就惊呆了,一动也不能动。

“嫂子,你回去吧。你们家再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肯定能找到媳妇儿。去外地上班好,外面的人不知道他是强奸犯。……”他还在说。

 

梁丽霞的爸爸,那个满嘴喷粪的农民,羞辱了老王家全体。

 

我搀着我妈失去魂魄的身体,慢慢地往家里走。

 

梁丽霞,我们彻底完了。

阅读(2108)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