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96011
  • 博文数量: 63
  • 博客积分: 1609
  • 博客等级: 上尉
  • 技术积分: 76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12-02-10 13:55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

2012年(63)

分类: 系统运维

2012-02-28 15:24:31

  青春的旋律不一定会以完美的曲调奏响,它总会带着一些曲折甚至哀伤,无论是纪念,是祭奠,人们总还是会经历些,走过,把它锁进盒子,伤感太深,不敢去触及,矛盾之际还要打开,会流泪,可你忍不住去想,去写,然后痛到无法喘息再把它重新放进盒子里。

  2011年3月1日,我轮换到了新的科室,不知道为什么,一进入这里就像与世隔绝。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一直想接触,却没有机会,这次全当是一个让我成长的和丰富自己的机遇,说实话,我有些激动。

  进入这个科室的第一感觉是温馨,只存留于外表的温馨,比起在这栋楼里的其他科室,确实是显得有些不同,地面是铺上了暖黄色的地板革,或许差距只在于此吧。病房为进门的左侧,右侧则是实验室、层流室、骨髓置换室,还有些什么我真的记不清楚了。

  第一天毕竟有些陌生,也是第一次开始在老楼里工作,我换好衣服在门口等待护士长的安排。护士长倒是个比较和蔼的人,看到我早晨安静的等她似乎显得很满意,她并没有直接让我进入治疗室工作,而是带着我去查了房,以便让我能够尽快熟悉病区环境。

  第一间房间411,只有四张床的位置,他住在右手边靠里面的那张床,这是第一眼看到他,还留着寸头。屋子里都是白色,被子是白的,床单是白的,枕头是白的,墙面是白的,床栏杆是白的,窗框是白的,唯独地面不是白色的,还是大理石灰色的。我真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它让我感觉冰冷,或许这样的话被单位的人听到了又会把我批判一番或是把我置之不理。

  我们进去的时候,他做起了身子以示迎接,护士长和韩姐过去关心他,并轻轻的拿过他的胳膊看着,他的手背、手腕、肘窝全是大片的青紫,我当时心里一惊,有些惨目忍睹的感觉。

  “还是这样啊,都紫了。”韩姐跟护士长说着。

  “嗯,明福的手一拔针就这样,要不是昨天手上埋了个针,更不行。”他妈妈说道。

  “上面是采血采的吧!”护士长问。

  “是,采完好几天了还是这样。”

  “嗯,这针先留着看看吧!昨天用药了,对血管也不好,今天看看滴着咋样,实在不行就得拔了。”护士长在一旁叮嘱着所有查房的护士。明福的妈妈点着头。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李明福,一个很阳光的男孩,自我们进去起,他就一直甜甜的笑着,我喜欢那个样子,是发自内心的甜美,我只能这样形容。

  这一天我只去过他的病房两次,一次是给他换药,一次是给同病房的另一个男生拔针,我不怎么敢看他,有些紧张,因为接触陌生环境的原因,倒是我在换药的时候可以从眼底的余光中看到他在偷偷的瞅我。他是一个长成熟了的男孩子,但是一举一动还像个小孩。

 

阅读(277) | 评论(0) | 转发(0) |
0

上一篇:山上那棵树

下一篇: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