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553626
  • 博文数量: 155
  • 博客积分: 7055
  • 博客等级: 少将
  • 技术积分: 170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4-11-22 11:40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155)

文章存档

2016年(1)

2011年(2)

2010年(1)

2009年(2)

2008年(9)

2007年(39)

2006年(58)

2005年(38)

2004年(5)

我的朋友

分类:

2007-12-03 22:49:03

下面收集的是老的时事,过去几年,中日关系是如何演变的


050927

我军举行大规模军演 邀请20多国现场观摩

【新华社消 息】 9月27日,由数百辆装甲战车、百余门火炮以及直升机中队等组成的“蓝军”主力部队,分左右两路,快速向“红军”两翼包抄,形成夹击之势。 当日,“北剑-2005”军事演习在北京军区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举行。“北剑-2005”军事演习是迄今为止我军邀请观摩国家最多、展示规模最大的一 次涉外观摩演习。来自朝鲜、印度、俄罗斯、法国、英国、德国、以色列、美国、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的军事观察员在现场观摩演习。 “北剑-2005”军事演习是空降旅、装甲旅实兵对抗检验性演习,演习总兵力为16000余人。

这次演习采用开放式实地观摩方式,不设预案、不搞预演、不设观摩台,外军观察员所见所闻完全是我军演习现场的真实情况。




【时事点评】这次军事演习是北京军区组织的,地点在内蒙古。东方评论员注意到,“这次演习采用开放式实地观摩方式,不设预案、不搞预演、不设观摩台”,这就是说,“外军观察员”将随演习部队“一起开进”,显然,这无疑是最具开放性的一种观摩方式了。

●受邀请的、有影响的国家中,唯独没有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

如果我们“仔细扫一眼”这份长长的“受邀观摩”的国家名单,就不难发现,中国军方这次是远方的、近处的、以及视中国为竞争对手的、视北京为合作伙伴的、还有在世界上、或者在某个特定的地区、有特殊影响的国家(比如以色列)、可以说是“一一请到了”。

然而,大家可能都已经注意到了,非常刺眼的是,在这份包括了“24个国家”的长名单中、唯独找不到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中国的近邻--“日本”这两个字。


●北京“有意给日本脸子看”的可能性非常大

东方评论员认为,北京在这个时候邀请这一大堆“或是对手、或是朋友的武官”、“唯独不请”近在咫尺的日本自卫队军官前来观摩这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显然非常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当然了,我们也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既日本接到邀请后拒绝前来。

但 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种可能性似乎不大。道理很简单,第一,从演习地点是靠近中国北方地区、远离东海、而且组织军演的是负责京畿戍卫、和北方战备任务 的北京军区,非常清楚,这是一场“一不面对东海、二也没有动用海军”的陆地军事演习、就表面而言,很难找出“针对日本”的理由,因此这种“日本接到邀请后 拒绝前来”的可能性并不大、倒是北京“有意给日本脸子看”的可能性非常大。


●小泉政府通过“官泄”对北京进行“公开挑衅”

我 们知道,就在昨天、《朝日新闻》公开了一份据说是日本自卫队“绝密计划”中的“关键信息”、即日本自卫队第一次将“最可能对日本进行军事袭击之军事威胁 国”的帽子、“在防卫文件中正式地”戴在北京的头上、从而让北京取代冷战时期的苏联、成为日本的头号敌人。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日本将中国视为头号敌人 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地在“正式文件”这样写明、这还是第一次。

当然了,日本人在这里又搞了个小花招,将朝鲜排在中国的前面、但关键是将俄罗斯排在了中国的后面。在我们看来,明眼人是一看就知:排在中国前面的那位是起“掩饰作用的”、而排在中国后面的那位则起着“定位作用”,显然,日本“真正的头号敌人”就是俄罗斯前面的“那位”。

显然,在我们看来,这种“绝密文件”能让右倾的《朝日新闻》进行公开地报道、套句时髦的词儿来形容、这是典型的“官泄”、也是小泉政府对北京的“公开挑衅”。

事实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经开始公开地点名批判日本了。在我们继续这一话题前,先来看看外交部记者会上的一段“答记者问”。





05年9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



【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9月27日下午,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主持例行记者会。下面是有关中日关系部分内容节选。

问:今天,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说,日本外务省官员称,日本会加强国防,对抗中国的威胁,特别是在东海问题上的威胁,中方对此有何反应?你是否认为中国在东海问题上对日本有威胁?据了解,中日将于 9月30日在东京举行东海问题磋商,请你确认一下。

   答:中国坚持和平发展,无意威胁任何国家,你所提到的这种刻意渲染中国威胁论的作法完全是别有用心的。我们也注意到报道中提到了钓鱼岛问题,在钓鱼岛问 题上,中方的立场是明确的和一贯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日双方在钓鱼岛归属问题上存在争议,我们主张通过谈判妥善解决问题。

  我可以证实,第三轮中日东海问题磋商将于本月30日在东京举行。中方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解决有关问题。

   问:新华社26日报道,中国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目前中日两国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存在争议,这次建立船艇大队是为了应对这一对立局面的吗?今年 4月中日外长会谈时,日本政府曾邀请温总理在爱知世博会期间访日,但直到世博会闭幕也没有实现,日方认为原因是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你怎么看待这一问 题?如果小泉首相公开表明不再参拜,中国政府会马上恢复中日两国领导人互访吗?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没有看到有关报道,我需要核实一下。但是,作为一个原则,任何一个主权国家,在其领土和领海范围内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合情合理的。

   关于中日两国间的高层交往,我们一贯主张中日两国要根据中日之间三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原则,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两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 关系。你会记得,今年4月,胡锦涛主席在印尼雅加达与小泉首相会晤时,就中日关系的发展提出五点重要主张,其中一点就是要进一步加强双方在广泛领域的交流 与合作。同时,我们认为两国高层间交往需要一个良好氛围,希望日方能够作出积极努力,改善双方高层交流与对话的气氛。

  关于靖国神社问题,我们在不同场合,包括我本人在这个场合已讲了许多遍,我们的立场没有变化。小泉首相刚刚连任,我们希望他能够冷静、充分考虑中日关系的大局,作出明智、正确的决定。

  
  问:有报道称,日本准备将中国历史教科书译成日文研究,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以正确的历史观来教育本国的公民特别是青少年,是一个政府应尽的责任。我们感到不解的是,日本国内总有一些人对中国的教科书挑毛病。这只能说明他们 对历史的认识有问题,不愿意正视侵略历史。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对亚洲国家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对此国际社会早有定论。我们希望日本把精力放在如何履 行自己所作出的反省历史、尊重受害国人民感情的承诺上,正视并妥善解决自身存在的问题。

  问:据报道,今天举行的“北剑―2005”军事演习邀请了来自24个国家的军事观察员观摩,请介绍都有哪些国家参加?军演目的是什么?报道还说这是自1949年以来邀请观摩国家最多的一次军演,请予以确认。

   答:关于“北剑―2005”军事演习,建议你向国防部了解具体情况。我可以向你提供我了解的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27日在北京军区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 举行“北剑―2005”军事演习,邀请了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澳大利亚等在内的24个国家的40余名军事观察员和驻华武官到现场观摩。“北剑 ―2005”军事演习是迄今为止中国军队邀请观摩国家最多的一次涉外观摩演习,对于加强中国军队与外国军队在军事训练领域的务实交流,增进相互了解和互 信,深化友谊与合作具有积极意义。

  
  问:据报道,去年驾车冲撞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的日本右翼分子被判刑,中方对这一 结果是否满意?中国开设了驻名古屋领馆,请问该馆有多少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正式开馆?开设目的是什么?第三个问题,我不知道向外交部提问是否合适。今天起 在北京召开为期三天的国际减灾会议,其议程与今年1月联合国在日本神户召开的国际减灾会议有什么不同?

  答:关于你第一个问题,日本的右翼分子制造上述事端后,中方立即与日方进行了交涉,要求日方迅速彻底查明该案件,将肇事者绳之以法。我们注意到了有关报道。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26日,中国驻名古屋领事馆举行了开馆仪式。据我了解,中国驻日大使王毅先生出席了开馆仪式。名古屋位于日本中部,是重要的工业和 经济地区,同中国的交往非常密切、活跃,大量的中国公民也在那里居住、生活和学习。我们在名古屋开设领事馆的目的是进一步促进与名古屋及其周边地区开展友 好交往与合作,同时更好地保护中国公民在该地区的合法权益。




【时事点评】针对秦刚今天的记者会,东方评论员首先注意到一条重要信息、即“第三轮中日东海问题磋商将于本月30日在东京举行”。


●针对同一个问题,在时间过去了一个星期后、秦刚第一次予以了证实

大家肯定还记得,就在9月21日,日本政府就通过媒体“放话”称:如果中国在本月底有可能召开的下一轮协商中,在联合开发海域问题上拒不让步,日本打算采取对抗措施,加紧在“春晓”等附近海域推进钻探。

针 对日本的这一威胁,我们在之前的点评中、也结合秦刚在22日的“记者会”上称“下一轮协商有待于双方进一步确定”的表态、提出过自己的观点,即当时北京 “并没有同意进行”日本所说的、“本月底有可能召开的下一轮协商”。因此,我们的判断是,日本所说的“月底可能的磋商”只是日本人的“个人观点”。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在今天,针对同一个问题,东方评论员注意到、秦刚则第一次予以了证实,确认“第三轮中日东海问题磋商将于本月30日在东京举行”。


●“最耐人寻味的一件事”就是日本帝国石油公司“最近的一次表演”

显然,这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其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件事”就数拿到许可证的日本帝国石油公司、所做的“最近一次表演”了。

我 们知道,这个所谓的“日本帝国石油公司”从来就是日本政府手上的一枚“吸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棋子”:事实是,在中日于东海划界问题上存在争议的情况 下,在小泉有意在东海制造紧张、企图迫使北京停止东海油气田开发时、代表日本企业“强烈要求”日本政府单方面发放采油许可证的就是它;

而在7月份、小泉纯一郎有心在邮政法案上一搏、为了事先在东海营造紧张空气、制造筹码,在其它日本石油企业“或因安全因素、或考虑到与中国的现有商业合作、而取观望态度时”、“率先从日本政府手中领取许可证”的是它;

还有,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在小泉纯一郎邮政法案在日本众议会以微弱多数通过,却在送交参议院审议时被封杀,为了配合小泉纯一郎解散议会、提前大选的“内需”准备“外在条件”、跳出来声称“准备近期内开发东海油气资源”的还是它;

接 着,在小泉纯一郎解散议会后,支持率意外飙升,有望赢得大选、却无法确认自民党是否可以“席位过半”时、出于争取“反对小泉因参拜靖国神社而搞坏与东亚国 家关系的民意”之目的、而及时跑出来以“中日之间没有谈妥、而担心开采会有安全问题,而近期暂不考虑开采”、“主动地”缓和了东海紧张气氛、从而“有意” 做了这么一点点“好事”的也是它;



●需要日本“刺激”东海紧张气氛的“外需”、是“源源而至”

当然了,现在的小泉已经坐稳了首相宝座,需要“暂时缓和”东海紧张气氛的“内需”已经没有了。反倒是需要日本“刺激”东海紧张气氛的“外需”、可是“源源而至”。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自朝核问题“六方会谈”达成了那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共同声明”之后,国际格局可以说继续围绕着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而在进一步演化。

在 小泉纯一郎在“大选”中大获全胜、重新组阁后,在朝核问题“朝向有利于北京的方向进行”的时候、在华盛顿在韩国的压力下被迫签下那份将“朝美”双方“水火 不相容的立场”、即“朝鲜全面弃核与在适当时候考虑向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共同放在一起的“共同声明”后,韩国人“想要的”朝鲜半岛经济整合也就到了“正 在进行时”、而北京想要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也就“自然而然地到了关键时刻”。


●华盛顿在朝核问题上、在同“中俄”的对峙中“处于下风”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但 是,必须强调的是,上述这些、远还不是近期“国际风云”的全部,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因韩国人出于维护自己民族、国家核心利益、而遂生的对美国强硬朝核政策 的不满、并因此而衍生的对“美韩军事同盟”的“反叛”、华盛顿在朝核问题上、在同“中俄”的对峙中“处于下风”、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上述这些、远还不是近期“国际风云”的全部

另外,我们也认为,在台湾问题上、由于《反分裂国家法》已经生效、华盛顿在台独问题上、“短期内又不能再施展手段”也是有目共睹。

最 为重要的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国际原子能组织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决议案”在印度“赞成”、“中俄”睁一眼闭一眼的情况下“得以通过”,但是,“中、 美、俄、欧、伊、印”之间玩的这场游戏、可以说向大家心中共同默认的底线、即将朝核问题的“多边框架”移植到伊朗核问题、甚至是整个中东问题的进程、已经 正式开始了。



●在国际角力中“非常擅长制造筹码”的美国人、这时自然也就“非常需要日本人”


我 们认为,也正因如此,在伊朗核问题、中亚军事基地问题、阿富汗问题、伊拉克问题等、在这一大堆事关美国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华盛顿却处于“都需要与北京 商量的关键时刻”,显然,在国际角力中“非常擅长制造筹码”的美国人、在这个时候自然也非常需要日本人,需要日本在朝核问题“六方会谈”框架之外去破坏 “准备启动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从而在这种“对北京示强”的基础上、再与北京重开“六方会谈”、在这种基础上、再去展开布什11月份的访华行程、布什也 想在一个对美国有利的基东亚局势上、与胡锦涛展开战略对话。


●日本自然而然又会“借机好好地利用一把”美国的这种需要

在我们看来,既然华盛顿将这一重任交给了日本、而日本自然而然又会“借机好好地利用一把”美国的这种需要、而在东海问题上、钓鱼岛问题寻求某种突破、从而在实现其军事大国的方向上的“关键一跳”。



●这一次“及时跳出来”为小泉“有意冒险一跳”进行“有意放风”的、还是这个日本帝国石油公司


因此,这一次“及时跳出来”为小泉“有意冒险一跳”进行“有意放风”的、还是这个日本帝国石油公司。显然,有了日本帝国石油公司的这种“有意放风”、特别是这家公司的“担心安全”,“小泉领导下”的日本外务省、日本自卫队的其他“配套动作”也就一一而来。

在 我们看来,不论是日本外务省官员声称的,“日本会加强国防,对抗中国的威胁,特别是在东海问题上的威胁”、还是日本的那个商务高官叫嚣的“要求日本自卫队 在东海进行巡逻、并为日本的商业活动提供军事保护”,事实上,都是在“如何保护这家日本企业的安全”的名义下、一一提出的。


●日本保守势力正在拉开一种架式、以达到下述目的中的一种

当 然,直至目前为止,日本帝国石油公司毕竟还没有敢去“存有争议的东海区域”、但是,日本保守势力正在拉开一种架式、以达到下述目的中的一种:或者华盛顿公 开支持日本在东海、钓鱼岛的“主权立场”、如果华盛顿顾及自己的全球战略而“不愿意公开表态去与北京彻底闹翻”(这是最可能的、也是日本最不满意的),那 么日本就可能“借这种暗中支持”、主动挑起东海军事冲突、“挟华盛顿的暗中支持”进行政治、军事冒险、从而主动尝试去打破这种、美国主导、却非常有效地压 制着日本的东亚安全框架的可能性。

●对日本的可能的军事挑衅,北京别无选择

显然,北京也看出了这种可能性,就如我 们一再强调的那样、对日本的可能的军事挑衅,北京别无选择、一定会是奉陪到底。不然的话,在朝核问题问题、台湾问题暂时有利于北京的局面、立刻就会发生逆 转。显然,如果小泉纯一郎胆敢在东海点火、而华盛顿却持暧昧的态度、那么,中日是在东海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也很可能是美国主导、仍然对美国最为有利的东 亚安全框架被打碎的另一种方式。这就是说,华盛顿在利用日本的同时,其实也是在玩火。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秦刚在回答记者的另 一个问题,即“新华社26日报道,中国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目前中日两国在东海油气田问题上存在争议,这次建立船艇大队是为了应对这一对立局面的 吗?”这个问题时,是以“我没有看到有关报道,我需要核实一下”为由而加以搪塞的。

对此,东方评论员的看法是,外交部记者会之所以一般安排在下午时进行、就是为了给外交部发言人以足够的时间、掌握国内外政府、及重要媒体的“充分信息”。


●外交部发言人是在“有意回避”

显然,东方评论员认为秦刚是一位优秀的发言人,也“没有理由”去对这样一则外国记者广为注意的、且由中国最具权威的新华社编发的这则“让人联想不已”之重大新闻进行“事后核实”。不难看出,秦刚是在“有意回避”。

那 么,秦刚的这种“有意回避”对外交部发言人、其实是一种国际上通用的、一种“政策宣示”的技巧,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肯定是 真实的,因为它是新华社的消息,而“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是中国军方的事情,外交部“在没有搞清楚军方”的目的之前,自然需要“事后核实”。

在我们看来,毕竟“有人”想在东海有争议区域“准备动用准军事力量宣示主权”、因此,东方评论员认为、那位记者因此联想到“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也是北京有意东海“动用准军事力量”的一步,也是非常合理的。


●北京近段对日本的挑衅,甚至做到了“不拘泥小节”进行报复的程度

另外,北京近段对日本的挑衅已经在“针尖对麦芒”了,甚至做到了“不拘泥小节”进行报复的程度,这一点,从日本将中国定位为军事上的头号敌人,而北京也在军事演习的问题上、“有意在军事领域给日本脸子看”就可以看得一清两楚了。


●秦刚这种“我不掌握情况”才是“点破了主题”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最重要的是,在“在东海建立了预备役船艇大队”是否是着眼于“应对东海对立局面”的问题上,秦刚这种“我不掌握情况”才是“点破了主题”,那就是:“有心人自己琢磨去吧!有心人想要解读成什么结果就解读成什么结果”。


●“向来要举行几天的会期”、被北京“事实上给严格限定成了短短的一天”

不难想像,“中日”是在针锋相对,各自布局。在我们看来,现在,北京终于确认将在9月的最后一天、举行“日本早就放风的、可能在月底举行的磋商”。这说明事情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东方评论员认为,,在“国际大格局”下举行的这轮磋商、由于北京手上有大把的筹码,一方面是应日本的要求而“答应了举行会谈”、但却明显是在将这种中日东海问题磋商“向来要举行几天的会期”、通过这种会期安排、“事实上给严格限定成了短短的一天”。

从 这一点上,我们不难感受到北京的强硬态度。因此,中国绝不可能应日本方面的那种“伊拉克当年攻打科威特式的“虹吸原理””这一类的无理要求、就停止春晓油 气田的开发。至于日本人到底会玩出什么新花样来,是否敢将日本的采油船单方面地开到存在争议区域去、我们也在拭目以待。


===

060105
日学者:中日对抗有变成现实之势


【综合消息】《日本时报》网站3日刊发了姜尚中这篇题为《分裂和对抗大有在东亚引发新冷战之势》的文章,要点如下:

我们担心的情况大有变成现实之势。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公开对抗和不和正在成为影响东亚和平与繁荣的最不稳定因素。对于该地区两个主要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美国深表关注,已经呼吁两国解决存在的分歧。

美国曾经担心,以东盟+3为中心建立东亚共同体的设想可能导致东亚结成一个区域性泛亚主义集团。但是,眼下显而易见的是,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毫无根据。东亚远非对泛亚主义欣然接受,而是陷入了严重分裂。

200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60周年,亚洲发生了两件国际大事:首尔亚太经合组织论坛全体会议和吉隆坡东亚峰会。不过,中国和、韩国同日本之间的不和正在变得更加严重。

结果,两个事件本来应该决定东亚的前途,最后却成了一个作秀场,会议结果不值一提。特别是东亚峰会,会议声势浩大,但是没有产生任何实质性的东西,只是发表了一项宣言,而宣言抓不住重点,因为会议议程内容广泛但无必要。这是由于三个主要原因:

第一,与会国家增多了。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加入了东盟+3峰会,与会国因而增至16个。与会各国没有进行认真的磋商,这一盛会到头来只是一个正式仪式。东亚峰会这个艳丽的盘子有了,但是盘子盛什么东西,人们没有达成共识。

第 二,峰会没有摆脱美国的阴影。对于成立将美国排除在外的东亚共同体这一设想,美国保持着警惕。峰会邀请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与会。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看 到了美国的影子。日本遵从美国的意愿,干劲十足,以增加与会国的数目为目的。这将模糊东亚峰会同亚太经合组织论坛和亚欧会议之间的差别,东亚峰会恐怕会名 存实亡。

第三,正如小泉纯一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引起的争吵所示,日本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冲突依然存在,并对峰会产生了影响。不管小泉如何努力宣扬日中友好和日韩友好的重要性,这三个国家不可能定期举行三方峰会,更不用说双边峰会了。

由于出现了这些情况,成立东亚共同体的宏伟蓝图似乎正在成为泡影。在东北亚,民族主义的崛起如此显著,以至于如果三国关系失去控制,东亚共同体概念实际将支离破碎。这不仅对日本,而且对该地区其他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首 先,经济损失不言而喻。为了建立一个系统以降低因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而产生的兑换风险,以及保证东亚内部资金在该地区的流通,发展金融市场和建立统一货币 制度是不可或缺的。但这不太可能实现,因为三国———日本、中国和韩国———没能达成一致。因此,不可否认货币危机有可能再次袭击亚洲。

其次,可能会出现一种安全上的风险。美国和中国之间未来可预言的冲突可能会以日本和中国的对抗形式在东亚再次上演。如果这种对抗还伴以对日本过去侵略和殖民主义的“历史感知”问题,那么一个伴随深度分歧的新冷战结构可能会在亚洲浮现。

第三,东亚地区的新冷战结构无疑将为日本和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军事一体化提供决定性动力。一旦条件成熟,修宪(它将彻底改革战后日本的状态)将成为现实, 这反过来将造成一种恶性循环,因为中国和韩国对日本越来越警惕。

因此,日本的安全、外交政策和战略选择将变窄。这很可能使日本一方面插足东亚、另一方面与美国加强关系的愿望落空。

考虑到上述情况,中日在东亚首脑会议上争夺权力的较量不仅徒劳无益,而且有可能使东亚地区陷入新的冷战。

东 亚地区受到了各种问题的困扰,如经济差距、有关领土和专属经济区归属的争端、宗教和种族冲突、文化对抗等。此外,该地区的国家在同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关系问 题上存在巨大分歧。另外,正如前面所述,围绕着日本过去的侵略和殖民统治的历史认识问题意味着,长期以来,日本同该地区的其它国家之间一直存在着敌意。

鉴于这些因素,对于东亚地区而言,建立在网络基础上的松散的地区一体化模式是最为恰当的。东盟一直主张采用这种模式,因为这种模式重视的是对话进程。

人们应该敦促日本、中国和韩国加强合作,为建立一个以东盟为主导的东亚共同体而悄悄作出努力。为实现这一目的,这三个国家必须认识到,如果它们一心关注争夺霸权,就会四分五裂。它们必须尽最大努力采取克制和温和的态度,不要让因历史认识的不同而产生的问题政治化。

实际上,人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小泉纯一郎面临的是这样一种风险,即通过一再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可能会使中国和韩国采取的上述克制和温和的态度早早夭折。 他必须认识到,参拜靖国神社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而是象征着日本和中国、日本和 韩国必须一起加以解决的各种问题。

在我看来,如果后小泉政府不过是一个没有小泉的小泉政府,那么日本的外交肯定将陷入困境。



【时事点评】 东京大学政治学和政治思想史教授姜尚中最近在媒体上的“撰文”。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姜尚中先生的这篇文章、可以说很好地概括了东亚局势演变的“表象”与“实质”、以及小泉纯一郎的“真实动机”。

●小泉还在继续下注、准备继续拿东亚国家的整体利益、拿日本国家长远利益、去豪赌

首先,是表象。显然,由于东亚峰会因日本的刻意所为、终究没有摆脱美国的阴影、从而令“东亚峰会”恐怕会名存实亡;

其次,是实质。非常清楚,作者认为,东亚各国为了建立一个系统以降低因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而产生的兑换风险,从而保证东亚内部资金在该地区的流通,发展金融市场和建立统一货币制度的愿望、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为此,姜尚中先生提出:不可否认货币危机有可能再次袭击亚洲。

最后,是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真实动机”。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作者认为:小泉面临的是这样一种风险,即通过一再参拜靖国神社的举动可能会使中国和韩国采取的上述克制和温和的态度早早夭折。

如何理解这句话呢?对此,我们的理解是、姜尚中先生只差没有说“小泉纯一郎还在继续下注、准备继续拿东亚国家的整体利益、拿日本国家长远利益、去豪赌、赌 东亚国家、特别是中国、韩国会为了顾及东亚整体经济利益、也是顾及自身的经济利益、而在最后一刻向日本保守势力做出实质性的让步”。

对上述三点,我们也已经给出了多次评论,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不论是第一点的“东亚峰会会名存实亡”、还是第二点的“货币危机有可能再次袭击亚洲”,事实上都成了在小泉为了达成日本保守势力的“真实动机”、而不顾东亚社会、甚至日本自身长远国家利益掷下的“赌注”。




●在小泉这场堪称是“孤注一掷”的国际豪赌中,东亚国家都是受害者

不可否认,在小泉这场堪称是“孤注一掷”的国际豪赌中、最大的受益者只能是华盛顿,不论是经济、政治、或者是军事上、华盛顿暂时还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包括中国、也包括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都是受害者、甚至象97金融风暴那样的货币危机有可能再次袭击亚洲。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作者认为“人们应该敦促日本、中国和韩国加强合作,为建立一个以东盟为主导的东亚共同体而悄悄作出努力”。


●作者“认识上的一处偏差”

不过,在我们尽可能地挖掘了文章的“闪光点”后,同时也想指出作者在“认识上的一处偏差”。

在 东方评论员看来,作者在指出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事实上在现实的国际政治现实下、不仅对东亚国家、就是对日本长远利益也是“百无是处”之后、却反过身来建议 中国、韩国“必须尽最大努力采取克制和温和的态度,不要让因历史认识的不同而产生的问题政治化”显然就有点“缘木求鱼”了。

下面,我们就来通过日本的一则消息,看看小泉在新年第一个工作日、严辞指责“中韩”不应该干涉他所谓的“精神活动”之后、又做出了一件什么事情。

日本复活空中交战权 强化拦截东海中国军机


【东京消息】据日本《产经新闻》4日披露,日本防卫厅3日打着“强化领空保卫”的幌子,明确了航空自卫队战机在海上巡逻期间的《交战规则》。目前,新的航空自卫队《交战规则》正在防卫厅紧锣密鼓地拟议中,最终还得交日本内阁审议通过。

明确日本战机开火程序

据 参考消息报道,日本《产经新闻》4日发表《防卫厅打算强化战斗机应战体制》一文,文章称,鉴于中国军用飞机进入日本防空识别区的情况增多,防卫厅将针对侵 犯领空问题加强对策。目前战斗机使用武器只限于“正当防卫”等场合,而且有关判断还被委托给飞行员作出。为了消除这种模糊之处,防卫厅将在交战规则中,把 使用武器明确规定为“任务”,并写明飞行员能够基于指挥官命令决定应战的情况和程序。

文章称,军机等国籍不明的飞机如果进入日本防空识别 区,为防止领空受到侵犯,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将紧急出动,接近不明飞机劝其改变航线。如果对方不听从劝告而进入日本领空,日方战斗机将发出警告,令其离开 或强迫其着陆。 此时,如果对方加以抵抗并发射机关炮等等,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就可以应战。也就是说,应战只限于“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难”的情况,而作出是否使用武器判 断的则是飞行员。

此前,飞行员使用武器给对方造成伤害后,有可能成为刑法的处罚对象。这就很可能招致“飞行员对使用武器犹豫不决,采取措 施迟缓进而使飞机被击落”等事态。防卫厅为消除这种现状,具体将动用自卫队法第95条“保护武器”的规定。也就是说,为保护战斗机这种武器,航空各军团司 令等指挥官可以根据情况,命令飞行员使用武器。

海空行动直接瞄准东海油气

文章称,之所以出现上述举措,是因为中国军用飞机进入日本防空识别区的情况正急剧增多,尤其是电子战侦察机进入东海油气田周边的情况明显增多。自卫队警备部队甚至 将其称为“定期航班”。

此外,政府也设想日本“帝国石油”公司开始采掘工作后,中国海军舰艇以警告射击等加以妨碍,因此还在考虑派遣海上保安厅巡逻艇和海上自卫队护卫舰问题。

文章还指出,在监视中国军用飞机的动向方面,海上自卫队的电子战数据收集机和舰艇雷达情报非常重要。以紧急方式出动的战斗机对于保卫海上自卫队的飞机是必不可少的。

日自卫队体制酝酿大改

另据中新网1月4日援引日本NHK电视台报道,日本政府拟大幅更改自卫队的组织体制,把海陆空三个自卫队的指挥系统一体化,从3月底正式成立“统合幕僚监部”。

新设立的“统合幕僚监部”将把至今为止各自为政的海陆空三个自卫队的指挥系统一体化,使其成为一个整体。新部门将在今年3月底正式成立,并设立“统合幕僚长”这一新职位。随着这一部门的成立,今后海陆空三个自卫队可能会根据需要共同开展行动。


【时事点评】不知在得到这则消息后,那种建议中国、韩国“必须尽最大努力采取克制和温和的态度,不要让因历史认识的不同而产生的问题政治化”的“良好用心”,是否还会认为“仍有实现的可能性”?


●就算是中国愿意,恐怕美国也不愿意


对此,首席评论员就指出,就算是中国愿意“尽最大努力采取克制和温和的态度、不要让因历史认识的不同而产生的问题政治化”、恐怕美国也不愿意。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伊拉克政治重建问题、因华盛顿“有心安排选举结果”、面临着“仍然无解”的局面;伊拉克“经济重建”在花掉了总共180亿美元的巨资之后,对伊拉克重建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涛声依旧”、已经让华盛顿对伊拉克经济上萌生“断奶”之意;

还有、华盛顿准备拿来与欧盟交换伊拉克利益的“巴以和平路线图”又到了令布什“两眼茫然”的境地、更要命的是伊朗核问题又在“中欧俄”的奋力搅动下、借机“兴风作浪”。

●华盛顿已经被形势逼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

显然,美国决策层正面临着中东政策的决择:是准备用“伊核六方会谈”来暂时约束伊朗核计划、为自己争取一段喘息时间 、还是绝不接受“在中东出现一个让自己无法左右的朝核问题”、从而无可奈何地眼瞅着“伊核进程继续进行”、或者干脆痛下决心、继续挥舞着那支“耗时三年、 费银无数、却始终无法完全解决伊拉克问题的”美军、去强行攻打伊朗、在中东再打开一个“潘朵拉魔盒”?事实上,面对这“条条道路”、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华 盛顿显然已经被形势逼到了墙角、逼到了“必须选择”的时候。


●华盛顿旨在“争取时间与空间”的招术也是一一拿出

因此,东方评论员认为, 中东形势一紧,华盛顿旨在“争取时间与空间”的招术也是一一拿出,首先,是“放风”要军事打击伊朗、对“中欧俄”施加正面压力;同时,华盛顿又瞄准乌克兰 几个月后的选举、在天寒地冻时节、去鼓动乌克兰主动挑起天然气事件、并隐隐约约地拿着乌克兰的核问题在那摇摇晃晃、其借以显示美国可以随时掐断俄罗斯与欧 盟间、通过能源结成的战略联系之目的、是一目了然;最后,就是加紧对日本保守势力施加压力、布什想方设法地“威逼利诱”小泉、逼着小泉象在东亚峰会进行 “拆台”时所做的、在东亚国家面前断了日本参与东亚一体化的后路、从而让美国对日本的东亚政策感到放心那样、面对北京时也“勇敢一点儿”、向“彻底断掉” 中日关系后路的方向再行一步、从而让美国对它向来最为担心的中日关系“也感到放心”。


●中日关系的彻底断裂、将给华盛顿东亚政策、提供无限的想像空间,并立刻“泽被”其中东战略

无 庸置疑的是,中日关系的彻底断裂、将给华盛顿的旨在同时压制中日、破坏东亚“形成一个合力”之可能性的东亚政策、提供无限的想像空间,并立刻“泽被”其中 东战略。那种认为美国也不想中日关系完全破裂的观点、并认为一个孤立的日本、是美国亚洲政策的负资产的说法、真不知道其根据何来!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当然也算是洞悉日本保守势力那种、愿意不顾一切、也要成就自己军事大国、政治大国之“心机”的美国保守势力、对北京积极插手伊朗、插手中东的一种明白无误的警告和侧面牵制。


●将已经降到了冰点的中日关系、温度再降一点、也就成了孤立的日本、继续去取信于美国的一种必然

从 这一角度上去看,那么,在日本继在靖国神社问题无法突破北京的原则、继续在朝核问题跳得够高、在东亚一体化问题上分别报复韩国、中国、并出卖了东亚各国的 整体利益之后,现在得在东海问题也跳得更高、并尽可能地将东海局势推向军事冲突的边缘、将已经降到了冰点的中日关系、温度再降一点、也就成了孤立的日本保 守势力、不惜干脆以自我孤立的方式、去取信于美国的一种必然选择。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只是日本保守势力“这个降温的度”可要掌握好了,不然,军事冲突一 起、日本不是被北京打傻了,也可能被华盛顿给玩傻了。




●美日共同对中国、韩国施加压力是“一拍两合”

在 这种“必然选择”下,美国积极为日本准备训练基地、为日本自卫队准备夺取某海岛“指点一二”(请注意,“某海岛”可不专指钓鱼岛、还根本就不能排除日韩相 争的独岛(日称竹岛)制造东亚局势的紧张气氛、共同对坚决插手中东中国、致力于朝鲜半岛经济整合的韩国施加压力、逼迫中国在中东、历史问题上让步、逼迫韩 国重新归队“美日韩同盟”、更是顺理成章、一拍两合。


●对强压之下的韩国之政策动向、我们有必要特别留意

事实上,韩国国防部长亲自驾机飞往独岛、宣示主权,并不是什么心血来潮。连同近日来韩国元被投机资金连续拉高、持续升值、已经接近8年来的高位、也不是什么纯经济的偶然现象。在这里,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对强压之下的韩国之政策动向、我们有必要特别留意。


●日本媒体何心同时抛出了“一文一武、紧密相关”的两份报道?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谓“中国军机大量进入日本防空识别区”的“真伪”,以及日本单方面划定的所谓“防空识别区”的“合法性”、我们暂且不去管它。 在这里、我们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日本媒体在抛出这则“军事报道”的同时,还同时抛出了一份所谓“日本会对中国正在进行的一些油气开发项目提供资金,产出 油气双方按比例进行分配”的“经济报道”。

东方评论员认为,非常清楚,按照“小泉路线”章法、小泉政府通过媒体弄出“这'一文一武'、紧密相关的两则报道”、分明是想达到这么“三个目的”:


●所谓的“日本复活空中交战权”、是种赤裸裸的军事威胁

第一,日本媒体所谓的“日本复活空中交战权”、显然是在向北京展现日本的军事强硬、当然是种赤裸裸的军事威胁,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北京不让步,那么“传说中的”日本“帝国石油”公司东海采掘工作、将在日本军机的护航下、可能成为现实;


●一种建立在“军事威胁”下的“最后通谍”

第二,日本媒体所谓“日本会对中国正在进行的一些油气开发项目提供资金,产出油气双方按比例进行分配”、这听起来、根本就是在为北京“指明东海问题的解决方案”、这完全象是一种建立在“第一种军事威胁”下的“最后通谍”。


●北京表态:“不打算接受日本威胁”

因此,我们也注意到,中国外交部不仅立刻“断然否认”、而且还“第一次揭露”说、是日本实际接受了“中方一直主张的共同开采原则”、也就将一直如云里雾中的第三轮中日东海磋商之“实质”、合盘托出,从而“坚定地表明”中国“不打算接受日本威胁”的正式态度。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日本人这次抛出这两则消息的真实目的,恐怕就是想试试华盛顿能否在政治经、军事、以及经济上支持它、去推翻“之前的约定”、迫使北京接受另外的解决方案。我们认为,这也正是我们最为关注的“第三个目的”。


●日本在警告北京:日本正在制定“联合海空作战”计划、“准备”以军事手段去应付“这样一种局面”

第三,也是最为关键的,同时也是东方军事评论员认为最值得警惕的是:我们认为,日本“准备大幅更改自卫队的组织体制”,把海陆空三个自卫队的指挥系统一体 化,从3月底正式成立“统合幕僚监部”、本身就是在直接警告北京:即日本正在制定“联合海空作战”计划、“准备”以军事手段去应付这样一种局面,即:北京 以“即刻恢复对钓鱼岛行使主权的方式”来作为反击日本单方面东海采油的手段。

非常清楚,在4日坚持为自己参拜靖国神社进行辩护的小泉、同 时还将“这两个”进行一步毒化中日关系、威胁东亚稳定的消息抛出来,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华盛顿的支持下、有意“主动挑衅”、意在逼北京表态,即“仍 然在聚精会神地”规划“十一五”计划的中国、是否愿意承担东海局势“可能严重恶化”的严重后果、包括经济后果。

显然,与日本“准备”以军事手段去应付“上述那样一种局面”的相配套的,就是美日合练、旨在“夺取某海岛”为目标的军事科目了。

●北京大可以一种“战术上重视、战略上藐视”的态度、去看待日本保守势力的挑衅行为

众所周知,中国正在进行的一些油气开发项目、比如春晓、断桥等油气田、全部在没有争议的海域上。而让日本参与这些在毫无争议海域上的油气项目、并以此作为 中日共同开采的前提条件,这也正是日本在10月底威胁、如果北京在11月份不同意、日本就准备“立刻”采取强硬行动的“在中间线附近海域共同开发建议”之 核心部分。

有意思的是,中国不仅去年的11月份没有同意、就是12月份、以至于2005年都已经过了、也一直没有同意、我们也一直不见日本保守政府在东海上的强硬行 动在哪里。看来,到了2006年,在整个东海方向、日本保守势力“是否胆敢”采取“早就有言在先”的所谓“强硬行动”,我们也仍然只有一天天地去耐心地等 待了。

在这里,我们认为,北京一方面要准备应付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一方面,还要准备应付经济上可能的硬着陆、在人民币升值速度与幅度的问题上、要极其谨慎,最 后、就是在做好这些“充分准备”的前提下、也大可以一种“战术上重视、战略上藐视”的态度、去看待日本保守势力在军事上的、以及美国保守势力在经济上的挑 衅行为。
阅读(1059)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