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5678133
  • 博文数量: 1948
  • 博客积分: 10648
  • 博客等级: 上将
  • 技术积分: 23712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3-22 09:38
个人简介

HI,movno1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1948)

文章存档

2020年(2)

2019年(12)

2018年(2)

2016年(2)

2015年(1)

2014年(2)

2013年(19)

2012年(8)

2011年(41)

2010年(388)

2009年(122)

2008年(385)

2007年(259)

2006年(705)

我的朋友

分类:

2007-06-16 10:05:13

贾奋勇   作者文集

    城管队员满大街围捕商贩,早已是几乎每个城镇高频上演的街头活报剧保留节目。街面上本来

熙熙攘攘,一片祥和气氛,突然间,小贩们神色紧张,推车、端锅、卷包袱,慌不择路,四散奔逃;与此同时,城管队员神兵天降,黑云压城。

    此种情景,在任何中国大学的管理课堂上大概都不会被作为高级话题,展开深入研究讨论。但城管们多年来一直以这样的方式管理着中国的城市,且管理效果颇得认可(有各个城市政府对城管的肯定和倚重为证),并可能永远这么管理下去。中国的管理研究委实不应该忽视这样生动的本土管理实践。

    只是,运转良好的管理机器偶尔会出点小纰漏,让个别地方的个别城管人士略感不爽。

    6月4日上午,苏州市沧浪区城管局以“未经批准从事经营活动”为由,将女市民赵菁的报摊查扣。赵菁到城管局讨还报纸不成,又拿不出、也不愿拿出对她来说天价般的200元罚款。于是,45岁的她从城管局三楼办公室一跃而下,摔成重伤。

    6月6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东风路中队在东风路将一名练摊的女大学生牙齿打落,大学生因伤入院治疗。

    面对城管的最新“杰作”,人民群众再次愤怒了。他们说,城管“欺人太甚”。

    而城管人士认为,我管你是天经地义。所以,苏州沧浪区城管局书记高根宝对赵菁的跳楼之举就很不以为然。他说,这是商贩对城管的软暴力,是向政府施压,不能让这种倾向蔓延。现在城管是最大的弱势群体,“如果是警察,他们是不敢惹的,可是我们城管不行,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6月11日《新京报》)

    可以看出,高书记认为,赵菁之所以敢一跳了之而破坏管理,是因为城管还没有警察那样的强势地位,让她不敢惹。

    而警察在这方面果然比城管强。5月22日,因不愿交10元的“市管费”,湖南一名52岁的农妇殷小云与市管所人员发生冲突,后被带到湖南省武冈市的迎春亭派出所。几个小时后,这名壮实的农妇被发现死在派出所里。

    很多人认为,以“欺负人”来理解管理,以“欺负人”来履行管理,只是基层素质不高的一些公务人员的想法和作为。其实不然。

    臭名昭著的外逃贪官、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杨秀珠就曾对不满的被管理者放言,老娘有权力欺负你。

    前不久被查处的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的口头禅是:“不行?不行就查你、办你!”他对自己“欺人管理”的能力和能量还颇为得意,一再宣示:“我是副市级,但我相当于三个副市长。”

    这是多么赤裸裸的中国式管理宣言。

    浏览一下近年来的贪官“行状”,可以发现,每个贪官都是以“欺负人”来理解和实践管理的。否则,他们就不会肆意妄为,无法无天了。

    更普遍的情况是,掌握大大小小权力的各级管理者可能没有这么直白地以“拳头硬的大哥”自居,但实际上,在冠冕堂皇的管理术语掩盖下,管理仍在不同程度上以“欺负人”的方式粗暴地进行着。

    这正是中国现代化转型、建立法治国家的难点,再好的制度架构和善意取向都有可能被一些不道德的管理者原始化、粗俗化和野蛮化。他们甚至可以句句话不离民主法制正典,但出手就是历代胥吏的招式——欺负草民没商量。

    希望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开化,最终管理真正会发育为“管理”,而不再是仗势欺人。但笔者真担心,北京海淀区艺术职业学校羞辱老师和重庆市涪陵区职业教育中心骂死老师的学生将来如果也成了城管队员什么的,一切岂不更糟?

阅读(1287)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