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342705
  • 博文数量: 53
  • 博客积分: 2810
  • 博客等级: 少校
  • 技术积分: 2074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7-09-28 12:56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53)

文章存档

2010年(25)

2009年(4)

2008年(24)

我的朋友

分类:

2010-08-15 22:15:45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滟影
在我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沈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烂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萧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阅读(440) | 评论(2) | 转发(0) |
0

上一篇:再别康桥

下一篇:短歌行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chinaunix网友2010-08-16 09:52:42

下边是大家熟悉的《再别康桥》——作者徐志摩 或许很多文青还拿这东西蒙过MM骗过不少感情呢!嘿嘿 以下是严谨的分析: 轻轻的我走了(注:高手~!不想别人发现他走掉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注:来的时候蹑手蹑脚,难不说是雅贼?) 我轻轻的招手(注:还有望风的同伙一并招手呼啦子上) 作别西天的云彩(注:专门夜里干事的,天不黑尽他不出来) 那河畔的金柳(注:注意乐,大体地点是河边柳树旁) 是夕阳中的新娘(注:有人办喜事,莫不是采花贼?) 波光里的艳影(注:新娘也许在船上) 在我的心头荡漾(注:哇靠,想抢亲的不是,果然是*贼) 软泥上的青荇(注:河边难免有这些东西)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注:这家伙对作案环境观察的相当仔细) 在康河的柔波里(注:跳下水了)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注:利用水草做掩护) 那树荫下的一潭(注:游啊游啊游游到一个潭子里) 不是清泉(注:水很脏,正好遮掩一下) 是天上虹(注:水性不行,喝了脏水而产生了错觉) 揉碎在浮藻间(注:挖塞,倒霉被水草

chinaunix网友2010-08-16 09:52:42

下边是大家熟悉的《再别康桥》——作者徐志摩 或许很多文青还拿这东西蒙过MM骗过不少感情呢!嘿嘿 以下是严谨的分析: 轻轻的我走了(注:高手~!不想别人发现他走掉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注:来的时候蹑手蹑脚,难不说是雅贼?) 我轻轻的招手(注:还有望风的同伙一并招手呼啦子上) 作别西天的云彩(注:专门夜里干事的,天不黑尽他不出来) 那河畔的金柳(注:注意乐,大体地点是河边柳树旁) 是夕阳中的新娘(注:有人办喜事,莫不是采花贼?) 波光里的艳影(注:新娘也许在船上) 在我的心头荡漾(注:哇靠,想抢亲的不是,果然是*贼) 软泥上的青荇(注:河边难免有这些东西)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注:这家伙对作案环境观察的相当仔细) 在康河的柔波里(注:跳下水了)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注:利用水草做掩护) 那树荫下的一潭(注:游啊游啊游游到一个潭子里) 不是清泉(注:水很脏,正好遮掩一下) 是天上虹(注:水性不行,喝了脏水而产生了错觉) 揉碎在浮藻间(注:挖塞,倒霉被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