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982751
  • 博文数量: 186
  • 博客积分: 26713
  • 博客等级: 上将
  • 技术积分: 2156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06-04-26 15:15
文章分类

全部博文(186)

文章存档

2010年(186)

分类:

2010-08-16 10:28:03

有太多事情做的时候,人往往表现得迟钝。梁丽霞柏拉图式恋爱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定好的工作又被调整,阿MAY去加拿大我们将何去何从……我呈现出毕业狂欢后的虚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上下床都被我们扔出去烧了,哥儿几个把凉席拼在一起,横七竖八地睡了一地,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很快就睡着了,迟迟不醒。

 

阿MAY一推门看到一地裸男,惊呆了足足10秒钟,然后一声大喊:有没搞错!我们赶紧手忙脚乱地起来找衣服穿,却发现我的衣服也在昨晚被烧掉了。随便套了一件不知道谁的T恤,叫上阿MAY就走。我们学校女生可以随便出入男生宿舍,男生不得侵入女生宿舍,阿MAY这几年是206的熟客,但一地裸男的场景还第一次见到。

 

我说,难道这不是你的终极幻想吗?阿MAY愤愤地说,我看到你们宿舍有人用腿夹着别人睡觉,恶心死了。经过询问:夹人的和被夹的都不是我,阿MAY说你最蠢,别人好歹睡在凉席上,你就那样躺在水泥地上,抱着桌子腿打鼾。

 

 

越到分别时,越是人心碎。阿MAY最近的眼神终于柔和起来,以前她是直接的好奇、贪玩、直接、放肆,现在,我读不懂她的心思。无数次地,我在心里抱怨她对于我们未来的毫不担忧,但出于可怜的自尊,我假装对她即将去加拿大读书表现出不在乎,但是今天的对话,注定不寻常。在学校的湖边的长椅上,搂着我的胳膊,紧紧依偎,史无前例的温柔,以前她是个女孩,那一刻,罕见地和真正的女人一样娇媚与忧伤。

 

“我和你在一起,过了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你还没活一辈子。”

“我老豆说,他很感激你。”

“所以他想用钱作为报酬?”

“你不要生气,他是个商人,对人家好,就给人家钱。”

“无所谓。”

“我舍不得你。”

 

阿MAY这句话终于戳中了我内心最柔软处,无数次审视自己和阿MAY的关系,我始终看不到尽头,也许我对阿MAY来说,就是一个大学的玩伴,但即使是玩具也有不舍情怀。我摸着阿MAY流着泪的脸,看着自己穿过黑发的手,柔情万种上心头。我们在校园里拉着手走,一路上看到双双对对都默不作声,大家都心知肚明前程险恶,这次分手凶多吉少,大家却又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阻止一切的发生,短暂的失落伤心后,就是心平气和的等待。

 

为什么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我们在常去的小摊吃河粉,去小餐吧喝东西,去操场上看人打球,到了晚上,在学校的图书馆静静地看小电影。阿MAY再次啜泣,不能自已,我像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样,将手放到她的肩头,她拉住我的手,无声地哭。“我养你啊!”屏幕上,尹天仇追出来,迎着海风对柳飘飘鼓足勇气大喊,“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傻瓜。”柳飘飘故作轻松地摆了摆手,一转身却泪如雨下。

 

我悄悄抹去自己滑落的泪。这部《喜剧之王》看了四年,第一回哭。

 

阿MAY从番禺搬回了二沙岛,她不光要和我告别,毕竟还有亲人,最后的时候,希望和家人在一起。阿MAY说过,她根本不怪罪父亲贪恋美色导致家庭破裂,她认为,父母的离婚,只是因为错误的人遇到了错误的人。

 

我和阿MAY,从一开始是不是就错了。

 

生活里,有些问题的答案揭晓得很快,快如电闪雷鸣。我接下来忙着答辩和手续的事情,每天都在学校,我清晰地记得那天倾盆大雨,我从系里出来一口气跑回宿舍,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推门看到让我咬牙切齿的面孔。

 

陈志明坐在窗户边抽烟。

阅读(2520)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