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 博客访问: 5130
  • 博文数量: 11
  • 博客积分: 325
  • 博客等级: 一等列兵
  • 技术积分: 160
  • 用 户 组: 普通用户
  • 注册时间: 2012-12-22 11:18
文章分类
文章存档

2013年(8)

2012年(3)

我的朋友
最近访客

分类: Delphi

2012-12-23 22:31:49


    这老头儿长的颇为的气派,脸瘦削,颧骨很高,虽然年岁不小了,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腰板儿也挺得笔直,显然是身体还不错,下颌上山羊胡子修剪的很齐整驯夫计:总裁的不听话情人。 衣着打扮也不俗,身上穿着一件儿青缎子长袍,带着**一统帽,帽子上还镶着一块儿碧绿色的玉,脚底下穿着皂靴。

    他手里还捏着两个瓷球,骨溜溜的转的飞快,看得出来,他在这里头人头很熟,而且也颇有地位,一见他出来,都是纷纷打招呼,有的还起来欠身让座。不过这老头儿却是颇为的倨傲,只是微微点头而已。

    王霸也笑道:“苏老爷子,您来了?”

    “嗯!”苏老爷子照例是很有派头的嗯了一声,道:“切三两腊肉 ,麻油多些,再给烙一个煎饼,里头卷一根整葱!”

    “再给您上一碗豆浆,加两块儿方糖!”王霸已经是笑眯眯的接口道:“您老放心,煎饼这就好,知道您老这个点儿来,正备着呢!”

    “你小子,有眼力见儿,我看,以后能成器十年又十年全文阅读。”苏老爷子露出矜持的微笑,伸手朝王霸点了点。

    本来店里已经没有座位了,不过他一来,都是纷纷让座,苏老爷子走到靠窗位置最好的一处,先伸出一根手指头揩了揩,见赶紧得很,才满意的点点头,坐了下来。

    他这么一坐下,众人便都众星捧月一般的看过来,方才的话题也都不说了。只是问这苏老爷子说话。

    但是苏老爷子谱儿大得很,众人问什么都是不言语,只是靠在椅子上,转着手里那俩瓷球儿,很是悠然。便有那和苏老爷子相熟的人已经是不耐烦的催促道:“王老板,饭菜快些给苏老爷子上来,要不然他老人家可不张口。”

    “得嘞!您那!”王霸笑眯眯的应了一声。便是转身进了屋,开始收拾那煎饼。他在煎饼上抹了自家做的黄豆酱,又在上面细细的叠了一层金黄登登的果子。又在上面刷了一层酱,在上面放上腌好切得极细的萝卜丝儿,放上几片儿腊肉。最后又是在上面放了一整根大葱,上面青翠下面白嫩,很是水灵。然后这么一裹,外面又用一层油纸给包了,放到盘子里端了出去。

    这苏老爷子,乃是附近这块儿的名人,颇有名望的,他从小开始就跟着人家学账房,当学徒,后来出了师。先后在不少商会都当过大掌柜的,攒下了很是丰厚的家资。后来年岁大了,经验也丰富了,为人更是油滑了,便被顺天府尹看重。去往顺天府当了师爷,这一当,就是十年。

    其中换了好几个顺天府尹,都是没有换他,不过后来到了知天命之年,也厌倦了这些东西。便辞了差事。 在京城呆了这许多年,绍兴老家也不想回了,便在安定门里置办了宅子,当真是安定了下来。他这么些年其实攒下了不少家底儿,不过却是偏偏爱在街头小店里吃喝,因着王霸这店干净整洁,在周遭乃是最好的,所以苏老爷子便也常来,一来二去的,就和这里的这些食客们混熟了。

    他在衙门里头呆了那么多年,怎么地也有些很不错的老关系,消息灵通的紧,而且眼界高,眼光也毒辣,剖析起来头头是道,很是让人心服,大伙儿便都爱寻他说话校园绮梦全文阅读。这若在后世,定然也是个粉丝几十万的微博爆料红人。

    王霸又切了腊肉,淋上麻油,给豆浆里加了方糖,拿筷子搅了搅,然后便端着托盘走了出去,一一放到苏老爷子的桌儿上,笑道:“您老慢用。”

    “嗯!”苏老爷子先喝了口豆浆,夹了筷子腊肉仔细嚼了两口,满意的点点头,掏出自己带的一块儿方巾来擦了擦嘴,道:“味儿正!”

    王霸笑道:“您老抬举。”

    众闲人便都眼巴巴的瞧着,等到苏老爷 子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开问,苏老爷子这会儿吃饱喝足,也很是闲适的靠在椅子上,也有心思说话了,众人问什么,他便说上一两句,却是切中要害,让人叹服。

    一个汉子忽然道:“听说,昨儿个九边大同镇又来了急报,说是鞑子又来犯边了!”

    “鞑子又来犯边了?”众人大惊,一个汉子貌似不信道:“李裤头儿,你咋知道的消息?怕不是蒙人!”

    “扯淡!”李裤头儿难得露一回脸,正是洋洋自得,陡然被人质疑,顿时挂不住面子,涨红了脸,怒道:“咱一亲戚,在兵部做事,昨儿个边关急报来的时候,就是他亲自接的,能不清楚?”

    又有人问苏师爷,道:“苏老爷子,您消息灵通,您说说,这消息是真是假啊?”

    “是真的。”苏老爷子捻着胡子慢悠悠道:“四天前,鞑靼坐墩台吉带一万五千人犯边,这会儿,怕是已经杀的够了,抢的够了,退回去了。”

    “退了呀!”

    “退了那咱们还说什么。”

    一听退了,众人脸色都是轻松起来珍爱之极全文阅读

    “一群蠢货!”苏老爷子却是冷笑一声。

    众人都是愕然,不知道这老头子却是因何出此言,但是也还知道他的性子,这个老头儿爱显摆,却是卖不住关子的,便是都安静下来,等待他的下文。

    王霸站在柜台后面,拨弄着算盘,似乎在算账,耳朵却是竖了起来。

    果然,就听苏师爷继续道:“前一阵子,两拨大军出征,一拨往西北,去讨伐那竟敢从咱们大明*独*立*出去的哈密王,一拨往西南,去讨伐那屡教不改的安南土猴子,这些事儿,你们都知道!”

    “咱们知道啊!”

    “这我最清楚了,寿宁侯带兵出征的那天我还去瞅了来着。喝,那兵将,跟海一样。”

    众人七嘴舌说道。

    苏师爷咬了口煎饼,鼓着腮帮子嚼了好一会儿方才咽了下去,歪着脸问道:“这两拨大军有多少人,你们知道么?”

    “得二十万!”

    “二十万,那哪儿够啊!告诉你。这个数儿!整四十万!”

    “放屁!能有这么多?”

    “你才扯淡!咱老哥就在府军前卫当差,最清楚不过!”

    ……

    “得了,都闭嘴!”苏老爷子慢悠悠道:“你们说的。| |都忒不靠谱!告诉你,是这个数儿!”

    他伸出一个巴掌来英伦式骑士少女最新章节

    众人都是齐齐吸了一口凉气儿:“五十万?”

    “只多不少。”苏老爷子道:“江宁侯率领二十万京军汇同五万边军扫荡哈密王,寿宁侯率领二十万京军南下。在两广汇同十万边军,南攻安南,你们算算,这是多少万?”

    刚才那李裤头儿忽然惊叫道:“这么说,咱们京军岂不是空了。”

    “才想过来啊?”苏老爷子翻着眼皮儿道:“所以啊,奉劝诸位,多多采买些油盐米面回家!想想当年的土木堡之后,咱们北京城让人围了!”

    他这么一提,这些老北京顿时都是打了个寒战,土木堡之变他们没经历过。却是听说过。当年土木堡大败,五十万京军让瓦剌太师也先给杀的片甲不留,瓦剌大军顺势把北*京城给围了,那是大明京师第一次被人围困。京城内这么多的人口,接近百万的庞大数字。每日所需用,都要从城外运送,这样被围困,顿时便断了米面粮油的来源,一时间,京城内流言四起。米价飞涨,百姓们连饭都吃不起了。

    祖辈们每每提起来,都是不寒而栗。后来若不是于谦于太保用铁腕手段镇压那些趁乱囤积居奇的奸商,平抑粮价,只怕又要饿死不少人了。

    大伙儿这么一想,现下京军四面作战,又是去打哈密王,又是去打安南,京中如此空虚,只怕鞑靼瓦剌当真会趁乱进攻啊!到时候,岂不是又是一场大祸?

    有人心下不信,便问苏师爷:“苏老爷子,那您老已经买了米面粮油了?”

    “你呀,你小子,信不信由你。”苏老爷子已经是站起身来,丢了几枚大钱在桌子上,晃晃悠悠的踱步出去,丢下一句话:“我现下正在收拾东西,过两日,便回绍兴老家。”

    众人呆若木鸡,却没想到这老头儿真绝,一跑就是千多里地三生情全文阅读

    看着苏师爷晃晃荡荡的走出去,王霸眼中闪过一道异光,暗暗地把苏师爷说的那番话记了下来。他笑道:“苏老爷子,您慢走!”

    一边说着,一边还很是客气的送出门外,苏老爷子挥了挥手,很快便消失在街角。

    王霸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变,招了招手,那打杂擦桌子的小二便是凑了过来,王霸低低道:“告诉三猴子,盯住他!”

    “是!”小二低低的应了,一转头,仍然是仔细的擦着桌子,擦完了之后,便大摇大摆的钻到了屋子后面,似乎是解手去了。

    少顷,便有一个穿着黑袄,打扮寻常,长相也寻常的汉子慢慢悠悠的晃出来,抄着手,走在路边,循着苏老爷子离开的方向而去。

    又来客人了,王霸王掌柜急忙喊小二招呼,却没见人,骂了两句,脸上笑盈盈的自己接待了上去。

    这会儿,城门还没开。

    在安定门外,也是已经排起了长长地队伍,进京卖菜的菜农,赶着大车的生意人,城外锅庄送酒的队伍,进城找活儿干的农民,排起的队伍足有一里多长,等着开城门。

    而城内,也是分外的热闹,从城门口开始排队,马车一辆一辆的紧挨着,一直能排出两条街开外去,远远看去,就像是两条长龙一般。这些马车,都比一般的马车要大不少,显然都是拉货运货的马车,让人奇怪的是,这些却全都是空车。

    每辆车只留下一辆看车的,车队的伙计们都在吃饭,路边的那些小摊小吃店都是顾客盈满,忙的老板小二都是脚底给安了风火轮一般。

    这些马车。每辆车上都插着旗子,上面或者写着字样,或者画着图案,有的旗子一样,有的不宜冷傲社长爱上恶魔妻。这些旗子,是各个商队的标志,大的商队。几十辆马车,小的车队,十来辆。那更小些的,只有三五辆,则是几个人凑得钱跑单帮的。

    看得出来。是这些急于出城的商队,带动了附近的发展。

    虽然是清晨,这里却是人声鼎沸。

    安定门这块儿,原来是没这么热闹的。

    根本没有。

    安定门,在元朝的时候叫做安贞门,这个门的用途呢,更多的是大军出征,得胜而归,班师还朝的时候,走的就是这个门。打完了仗了。老百姓们安居乐业了,朝廷也海清河晏了,这天下,自然就安定了,这也是大明改名为安定门的由来。

    不过在大明朝北*京城东西南北这几个门里头。数得着的就是安定门最荒凉,排名倒第二的,则是德胜门,也是北门。

    人说南来北往,但是从京城往南去的,从南边儿过来的商队多。但是往北去的,从北边儿回来的,就要少得多了。盖因大明朝是天子守国门,这国都定的已经是足够的靠北了,再往北是什么?

    刚开国的那会儿还好,从京城往北,一直到的大漠草原,极东的海边,都是大明的边境,那会儿,只要胆子大,人手足,关系硬,跑关外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利润更是极为的丰厚。但是现在不同了,自从瓦剌鞑靼崛起,朵颜三卫和三姓女真相继*独*立,北边儿就没意思了。

    那边儿现在是草原,是鞑子,是荒凉的关外,是鞑靼、瓦剌、朵颜三卫、三姓女真!

    去跟他们做生意?没错儿,利润是挺丰厚的,基本上是带上一车的绸缎铁锅去那边儿一趟,换回来的东西就足够一天吃用的了。

    但是问题是,您有命回来么?别说有命回来了,连去都没命去顶级怪盗在末日最新章节

    大明朝是严禁和这些草原民族经商的,一旦发现有偷偷往那边儿运的,就一个字儿,杀!

    当然,也有那等势力足够的大商人,私通关外的异族,但是那些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像是杨恺那等,只怕整个大明也不过是两掌之数而已。而且这些人,多半是集中在大同、宣府、甘肃那些边镇,近水楼台先得月,大明京师还真没几个。

    所以,这些年,安定门的没落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

    以至于人烟稀少的安定门甚至被顺天府定为了粪车出入的专用门,整个北*京城一百多万人的屎尿每天傍晚都从这儿运出去。

    但是在今年,这里却是奇迹一般的热闹发达了起来。

    从北边儿过来的商人多了许多,而去往北边儿的商人,也是络绎不绝,京城的商队早就已经是走光了,而北直隶、山东、河南,甚至是南直隶,湖广,江浙那边儿的商队都是急急忙忙的赶着进了京城,然后在京城补充了给养,休息一宿之后,继续北行。

    他们的目的地是,喜申卫!

    当然,现在不少消息灵通的生意人都已经知道,那里现在已经建成了一座宏伟雄壮的大城,改名叫镇远府。

    他们的目的,几乎无一例外的,就是玉米。

    就像是武毅军的发展速一般,这种被连子宁亲自从日本引进舶来的高产良种,在过去短短的两年内,已经是风靡全国。

    玉米最早在山东连子宁曾经掌管的六县之地进行大规模的种植,然后在当年就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产量极高,而且吃法也是比较多,秸秆还能喂猪,还能当燃料,再加上又是新奇,竟然引得当地百姓都是哄抢。后来外地来此做生意的商人们品尝到玉米,顿时都是发现了上商机,采购了大量的玉米回去,在当地成了紧俏货物惹上首席①小阿姨,乖乖爱。而他们把消息传回去之后,各地的商人也是蜂拥而来,纷纷在六县之地采购。

    先是山东的,后来是北地的,再到后来,竟然连远至两广福建的商人都是千里迢迢,过来采买。

    山东那些玉米竟然是被采购一空。

    而玉米的名气,已经是传遍了整个天下。

    但是偏偏。玉米就那么多,却是满足不了许多人的需求的。山东的玉米大丰收,于是当地的士绅官僚都是大喜,决定下一年还种这个,但是也只有他们这里而已,以中国人这保守的性子,其它地界儿的农民。想要说服他们改种玉米,那可是难了。

    所以这就形成了和饥饿疗法原理相同的情况,玉米供不应求。可以说,只要是把玉米运回去一卖,那就能赚大钱。因为这会儿更多的大明百姓士民都是把玉米当成一种挺好吃的消闲物。而不是主食。甚至就连山东六县之地的农民也是如此,他们把玉米卖了然后买面吃。

    在这种环境下,可以想见,当连子宁故意放出东北松花江将军辖地种了数百万亩玉米的时候,会对这些人造成何等样的震惊!

    于是,顺理成章的,就有为数众多的商人,赶赴东北。

    忽然带队的掌柜一声大喊:“要开城门来,兔崽子们都滚回来,误了老子的大事剥了你们的皮!”

    正在吃饭的一众伙计们发一声喊。纷纷扔下钱作鸟兽散,便有些趁乱不给钱的,那小摊儿老板在后面撵着大骂,顿时乱成一团。

    到了时辰,安定门城门轰然打开。

    里面的人已经能看到外头那些排队的人了。

    而就在此时俘虏逃妻。忽然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响起,自远而近,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三名骑士从远处狂奔而来,大红色的披风,在风中宛若一片红云。亮银色的甲胄上面布满灰尘。变得脏兮兮的,看来是赶了很一阵子路了。

    他们都是一脸的疲惫之色,脸上神色却是极为的振奋,离着城门老远就开始大喊:“诸位让路,有紧急军情!”

    众人一听,都是赶紧让开了道路,城里城外的人们眼睛顿时全都盯住了他们的脸上,心中充满了好奇。

    那几名骑士长驱直入京城,挥舞着手中的大红战帖,满脸都是兴奋,在大街上纵声大喊:“武毅军大胜,武毅军大胜!武毅伯挥戈荡平海西女真,三战三捷!斩首三万!”

    “武毅军大胜!武毅军大胜!武毅伯挥戈荡平海西女真,三战三捷!斩首三万!”

    一时间,大街上只听到他们兴奋的大喊。

    大街上的百姓听到他的呼喊,都是愣住了,满脸的不敢置信。

    武毅军,竟然在北地打了这么大的胜仗,砍了三万个脑袋?

    然后他们便是一阵欢呼。

    大街上欢声雷动,响彻寰宇。

    大明朝立国百年,与士民共治天下,自然是很得民心的,听到官兵大胜,百姓们自然都是高兴欣喜。无论是手里头干着什么活计,都是暂且放下,先欢呼一番。

    他们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他们,真的是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么让人欢欣鼓舞的消息了。

    北伐军大败,哈密王独*立,安南北犯,鞑靼瓦剌寇边,自从正德五十年开始,大明朝就是各种吃亏不断,噩耗频频传来,让人听了都是觉得没脾气,只感觉大明朝这是怎么了?就不能打一场胜仗么?

    而眼下,却是传来了武毅伯在北地荡平女真的消息岁月静好,安若晴天最新章节!怎么能不令人振奋?

    而且更重要是,连子宁是出身京城的,他在京城人气极高,而且武毅军由于是京南大营成军,也被视为是京城爷们儿的子弟兵,所以隐隐然被看作是自己人!

    自己人打了胜仗,那自然就更高兴了。

    而那两边的茶馆中,更是走出来几个穿着长衫,读书人模样的人,便欲向前问那几个骑士具体战况。

    只是那几个骑士一边奔驰,一边呼喊,此时却是已经去的远了。只是跟在他们身后的十来匹极为神骏的战马已经是再也支撑不住,嘶鸣一声,轰然倒地,溅起一地的灰尘,目睹的人都是心里一惊,心道这些骑士难不成是从松花江一路飞奔过来的,竟然连马都累死了这么多?

    还是那个名叫‘宋记’的静雅茶馆,二楼上临窗的位置,两个年轻人正对酌。

    两个年轻人,一个穿着青衫,长相方正,在他对面,坐着的却是个娃娃脸的青年,看上去比那长相方正的年纪还要小些。穿着一袭白袍,一双小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着,透着一股机灵。

    这两人,正是邱清泉和宁斐两人。

    邱清泉刺溜儿一口酒,呵呵笑道:“以前每每听到武毅军大捷的消息,总是振奋非常,只是听的多了。却是平淡了,也不多么高兴了。似乎感觉武毅军打胜仗,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般。若是不打胜仗。反而是让人心里诧异了。”

    对面的宁斐看了他一眼,见他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却是有着一丝掩不住的落寞。他心下了然。

    心中幽幽叹了口气,心道,清泉兄啊,也不是你一个人这样,想当初咱们还和城璧在一起喝酒,一块儿吟诗,可是现在,人家是何等样人,咱们又是何等样人?已经是天差地远了简单与爱

    他也喝了一口酒,笑问道:“清泉兄。还记得两年前么?”

    “两年前?”邱清泉讶然道。

    宁斐翻了个白眼儿:“清泉兄忘性好大,两年前,咱们也是在此地饮酒,那时候传来了寿宁侯爷在山东大败白袍军,斩首七千的消息。当时你还一个劲儿的说,当浮一大白,浮一大白来着!”

    “哦,这事儿啊!我记得!”邱清泉一拍脑袋,恍然道。

    “那小弟今儿个还是老话重提,当日小弟说。以后混不下去了,便去投奔城璧。”宁斐淡淡道。

    “嗯?”邱清泉坐正了身子,看着宁斐讶然道:“子轩,你不是当真?城璧现在官儿虽然不小,也打下来的大好局面,但是跟着他,最多也不过是一幕僚而已,哪里比得上科举正途啊!”

    听他这么一说,宁斐便是知道自己这位清泉兄还是对科举一道非常之痴迷,这个心思,到现在也是还没改变。

   & nbsp;他索性也不再多说,叹了口气,身子往后靠了靠,道:“这件事儿,小弟已然是决定了,马车都准备好了,三日后一大早,跟着范老板的车队去那边儿。”

    邱清泉听了,果然便有些不以为然,不过碍着面子,却也不好说他,只是笑着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多多保重,官路畅达之类的话。

    紫禁城,奉天殿。

    早朝已经开始了有一会儿了, 先是几个御史、给事中之类的小官儿出列禀报了几件无关紧要的小事,然后朝堂便安静下来。

    座位上带着翼龙冠,一身皂色的正德皇帝皱了皱眉,一边的马永成便尖着嗓子叫道:“众卿有本早奏,无本,咱就退朝了我们相爱十九年。”

    户部尚书万士亭和兵部尚书桂萼对视一眼,终究还是桂萼硬着头皮站了出来,恭声道:“陛下,臣有本奏。”

    正德道:“讲!”

    “启禀陛下,大同镇传来消息,四日前,鞑靼坐墩台吉率军一万五千犯边,偷袭震羌堡。震羌堡防备森严,坐墩台吉久攻不下,转而四散,两日之后,回军草原。”桂萼一本正经道。

    正德却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儿,他凝眉问道:“没打下震羌堡?那边军战死多少,坐墩台吉战死多少,死了多少百姓,有多少人被掠走?损失了多少财物?”

    “这个?”桂萼沉吟了片刻,知道是瞒不过去了,终究还是咬咬牙涩声道:“边军,接阵三场,战死三千七百余,受伤五千余,百姓死伤一万余,被掠走的,三千多。财物损失不可胜计,坐墩台吉伤亡三千余!”

    “伤亡三千,以朕看来,怕是不准!”听桂萼说完,正德脸上陡然闪过一道青气,冷笑道:“现在朕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兵部报上来的伤亡,若是敌人的,都要打个对半儿,若是自己的,都得翻个一番儿!怎么样,桂萼,朕这话,没说错?”

    桂萼脸色苍白,低着头一言不发,额头的冷汗已经是渗了出来。

    “你们还想欺下瞒上!”正德忽然便是暴怒,重重的一拍扶手,大声喝道:边军死伤两万,鞑子死伤不过两千,边民百姓被掠去万余!你当朕不知道么?桂萼,你好大的狗胆,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朕?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竟然敢如此欺瞒!”

    桂萼脸色瞬间惨白如纸,他没有想到,皇帝竟然非这事儿知道的这么清楚。

    他忽然心中涌出一阵不详的预感,明明不过是边境的一场小小失利,皇帝竟然如此大动肝火,是不是?

    他入坠冰窖,浑身冰凉,感觉到似乎有一个针对自己的大阴谋在悄悄的接近着恶女重生最新章节

    正德脸上怒火莹然,正要说话,忽然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穿着铠甲,腰带利剑的大汉正扶着剑向着大殿快步走来,满脸凝重。

    众人都循声望去,有些相识的,便心里很是惊讶,这人却是守卫紫禁城大门的府军前卫千户。

    那千户在殿门停下,向着门外值班的太监说了两句,那小太监便是飞快跑了进来,整个人往地上一扑,竟在光滑的金砖上滑了有两米远,颤抖的声音里面充满了狂喜:“启禀皇上,武毅军派来报捷信使,武毅伯率军荡平海西女真,三战三捷,斩首三万!”

    “什么?”群臣顿时为之大哗。

    正德也是满脸的不敢置信,一时激动之下,竟是豁然站起身来。

    他们都是文书通达的人物,自然知道这句话代表着是什么意思。

    让他们最为震惊的,倒不是武毅军打胜仗了,毕竟武毅军自从成军以来,几乎没打过败仗,都是胜仗,所以就连朝廷中人,都是已经习惯了。武毅军若是败了,那才是让人有些不适应。

    只是这个时机,实在是来的太巧了,正好是边关一场大败的当口儿,武毅军却是传来了一场煊赫无比的大胜!

    斩首 三万,这是什么概念?

    以往国朝和女真打仗,捷报也不少,但是里面的斩首,往往只是百余,甚至是数十而已,就足以称之为一场大胜了!

    好么,武毅伯当真是厉害,一下子就是三万!!?(未完待续)
正文 第三百七十二章 老子和你单挑
阅读(88)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