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pacman2000的ChinaUnix博客

在编程的影子传说

分类: 信息化

2016-10-21 13:59:22

  我记得小的时候,好像读过这样的历史: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哥伦布的人,他从小就立定志愿,要立志做大事,不要做大官。所以当他在他家旁边的小河,看到小鱼逆流而上的时候,他就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启示:『小鱼都可以不屈不挠逆流而上,那为什么要去当时最有钱的中国做生意,不可以坐船往西方走呢?』

  所以他就写了一整本的business plan:『往中国新航路开发计划』开始筹资,不过当时的银行家大多认为他的计划风险太高,获利前景未明,所以没有人要赞助他的计划。

  虽然他遇到很多次的挫折,他还是没有灰心,不断重写他的plan,然后继续拿着这堆plan去创投公司门口堵人。结果有个有钱的风险资金(venture capital,也就是专门要赞助冒险的资金),受不了这个傢伙不断地纠缠,就花了一点钱,买几艘船,找一些犯人当他的水手,请他滚蛋。

  后来哥伦布就带领着一群犯人驾船往西行驶。经过了大风大浪风吹雨打,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在长久的航行之后,船员们已经丧失信心,个个都想要把他给做了,大家把船调头往回开,可是哥伦布还是坚定志向,不断告诉大家他远大的vision:『大家只要到了中国,遍地都是黄金,晚上还会有中国妹妹陪你睡觉,现在回西班牙,不过就是一堆穷的要死的强盗。还会被抓去关。要就赌大一点,拿出你的气魄来。』

  他运气不错,他的船后来到了美洲,不过当初他是信誓旦旦地说要开船到中国,这下子遇到的都是红色人种的人,怎么样跟金主们解释呢?他想了一下,没关系,反正金主们天高皇帝远,我在这边就可以指鹿为马。我就说这些人是印度人,我到的地方是印度(India),这不就结了?所以现在才会有所谓的印第安人(Indian)出现。哥伦布回国后因为谎话被戳破,后来还被风险资金派黑道去教训他,最后郁郁寡欢而终。

  Anyway,这一年是1492年,所以同学们要画重点,记得西元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其实这个人,他不过就是在1492年的时候说谎话罢了。他说他找到一条到印度的新航线。实际上他不过是发现了新大陆而已。

  我的记性不太好,所以上面所描述的『独孤木看历史』,可能会跟实际状况有点出入。不过当我们拿来跟软体专案的进行过程做比较,还真有点类似。

  为什么会做一个专案?原因好几种,一种专案是大老板那天睡觉做梦时想到了,就交代下面的人要做一个系统出来,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去打小白球时被人笑了,想要做一套出来出出风头;一种是你的客户拿着钓竿,下面捆着一大票钱,在你前面晃呀晃的,要你也长进一点,要不然做不到他的生意。另外一种就是公司里面的人想升官弄出来的东西了。

  大多数的专案,都是同事们为了要升官发财求表现,所制造出来的产物。所以都是从极少数的人看到了一个专案的需求,开始规划开始。接着就看你在公司的地位而定,如果你不够资深,做案子是为了让你自己在组织图上往上爬,那通常就得跟其他想要发财的同事竞争,拼抢有限的预算。通常在你历经了千辛万苦之后,才会获得老板的同意,愿意花钱做这个系统。

  不管系统是由厂商开发,或是由你们公司内部自己开发,通常都需要经过一段呕心沥血的奋斗,才会生出一套会动的系统。接着,就是要看你打算怎么样美化你的成果。就算你做出来的系统非常不好,只要你善于美化你的成果。还是有机会帮你取得高阶主管的门票。

  接下来,我将会跟你分享我的心得,看看是否有机会可以帮你取得这张坐直升机一路飞往高阶主管的门票。


考前重点提示:
  开发系统第一件事,就是要为专案找个目标。通常就是写在专案计划里面的专案目的(Purpose)。也有些人,认为要写一份叫做vision的文件。


■ Vision
==============================
  Vision这年头通常翻译成愿景,很多人认为vision就是一种预估未来的能力。这些人通常认为所有的CEO都长了一双魔眼,透过他的魔眼,可以看到别人所不能看到的机会与未来。

  例如某个算命网站的CEO,可能就讲过这种话:『这位小姐,我看你印堂发黑,双眼无神,七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一年之后,必定会长痔疮,一辈子上厕所都会痛苦难当。现在遇到我,算你运气好,在运途即将不顺的时候,发现我这盏指路明灯,要改运,找我就对啦。』

  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般人就认为这就叫做愿景。只要我想要你倒楣,你就会真的很倒楣。只要我说我会发大财,公司以后就会年年赚到爆。

  姑且不论你是否有预知未来,呼风唤雨的能力。每个人在想要规划一套软体系统的时候,内心总会有所期待。拿到企业界来说,软体可以帮你做的事情,不外乎下列几项:

  * 节省成本
  * 缩短作业时间
  * 精确地收集整理资料
  * 提供情报或是对于未来提供更好的预测
  * 改善沟通效率
  * 增加曝光机会
  * 带来新的生意
  * 被客户或是厂商逼迫
  * 老板指名了要做

  如果你想要生一个案子出来,却没什么概念时,就往上面提示的方向去想一想,把分权改成集权,把没有用的冗员给砍掉,这就可以省钱,省钱就可以节省成本,嗯,大概就差不多可以找出一个方向了。当你有了一个想法,想要实行,这就叫做vision啦。

  对软体系统来说,Vision其实就反应了你对这个系统的期望。内容应该包含这个系统大致上应该要有的功能,你想要这个系统来解决的问题,以及预计发挥的效益。当然,这些项目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有一个大方向而已,至于详细的内容到底该包含什么,这些大概你从书上翻一翻就会看到了。你如果身处在大企业之中,就要用点不同的手法。

  首先第一件事情,是要先把远大的梦想忘掉,先想一想,你想做的东西,有谁愿意出钱?光有意愿还不够,他还要出得起钱。这个人呢,就会是这个案子的金主。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请跟我复诵一次:『我的想法都不算数,金主的想法才是专案的目标。』

  上面交待要做的案子很简单,你的金主很容易就浮现了。叫你做的人自然会生出预算来。可是如果这是你想要帮自己的职场分数加分的话,要是长官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也没有流露出关爱的眼神,这时候就要想点办法让长官的关爱眼神,可以不小心扫到你。也就是说,你要自己去找到有预算的单位。

  当你要开始找预算时,这时候,就要从这个系统是谁有可能会需要使用下手了。我个人会建议你可以从跟人闲聊开始,基本上就像是你遇到心仪的对象,总要花点时间聊聊天,谈谈风花雪月,才会有机会更进一步。一开始就流露出内心底层的渴望,很有可能会欲速则不达。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是直线,最优美的距离,可是曲线喔。

  在这种大势尚未底定的时候,最忌讳在八字还没一撇时,就以为这个案子一定是我囊中之物。然后开始对外放话。


历史随堂测验:
如果一个妃子对记者说:『我觉得,皇上一直都用关爱的眼神偷偷地在看着我。今晚,应该会请本宫去侍寝吧。我想,我应该有机会怀个龙种喔。』这时候,她有可能会有什么下场?

A.今天晚上真的就被去陪皇帝睡觉。可是后来,因为喜爱上她的胡人跑来攻打皇帝,只好被逼用条丝巾勒脖子自杀。
B.被皇后把手脚砍掉
C.皇上从此就过宫门都不入了
D.后世转世投胎变成党国大老,因为讲了一句总统正用关爱的眼神看着我,从此不断被人拿来开玩笑

  我记得我读过一个网路上看来的寓言故事。故事的开头,是一个人肚子饿了,想要吃点东西,可是身无分文,他就拿着石头到市场上说:『我这里有一块石头,据说是三藏法师的舍利子,他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他一块肉,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不过现在他的肉身已然寂灭,留下的这个舍利子,虽然没有长生不老的功效,然而只要放到汤里面去喝,这碗汤就会变得非常的美味。喝他一口汤,以后蒙主宠召后,就可以直上天堂。』

  故事的后来是,他不断地操控群众来帮他的汤加料:『石头刚刚透过它的超能力,对我发出感应,要是今天的汤里面,可以加一点鲍鱼鱼翅跟龙虾,味道一定会更鲜美好吃。要是有帝王蟹就更优了。今生只要喝到一口这种汤,来世必定会获得非常大的福报。』信众们一听觉得此言有理,就纷纷慷慨解囊,把自己高价买来的鲍鱼、鱼翅、龙虾、帝王蟹,通通丢进这锅汤里面。所以这锅鲍鱼鱼翅龙虾帝王蟹石头汤,就变得鲜美无比。

  基本上vision的形成也差不多是这样。你先告诉大家,大老板打算出钱做一颗神奇的石头啰,你们有没有什么想要达成的功效?接着就开始找各个相关单位的重要人士闲聊,兼采各家之长。

  这就像要出马选总统的话,常常就要拜访党国大老,地方耆老一样。等到你各个山头都一一请益,绕完一圈后,这个专案也暖场的差不多了,专案的目标已然涌现。此刻最好弄一个誓师大会。誓师大会的重点在于,要让大家为你的案子背书。然后拿着会议的结论去找老板们要预算。


考前重点提示:
   当你专案的目标已经想的差不多,确定你唬烂得出一些东西时,就要开始为专案找支持的力量。


■ 召开誓师大会
==============================
  有很多人会问:『找到金主,找到上层主管,只要他支持我们的案子,这样不是就够了吗?我不要跟身份太过低贱的小喽啰坐在一起开会。』

  俗话说的好,天高皇帝远,出钱的人通常不太有时间真正陪你把系统做完,况且,你就算做的再好,等到大家在讨论你的成果时,没有人帮腔说好话,还有机会往上升吗?

  从政的人最明白这种誓师大会有多有用了。在台湾现代史上有一个很棒的例子。不管你个人说过多少次不选市长,只要你拥有媒体跟群众的支持,你再怎么不想当市长,还是会被拱出来当候选人。古代大概就只有宋太祖赵匡胤的黄袍加身差相彷彿了。

  所以誓师大会是很重要的。不过这个时候需要事前进行适当的准备。我个人认为,如果你找了一堆人来开会,这时候千万记得要把握几个原则:

  * 要把议程(agenda)先敲定
  * 不要问问答题,要大家选选择题
  * 要让每个人都有参与的感觉
  * 做好简报
  * 不要问笨问题


■ 议程(agenda)先敲定
==============================
  很多人一直不知道誓师大会的重点在那里。最重要就是要在会议里面营造一种前途一片大好的印象,最好让人觉得前途实在太过光明,需要为每个人准备一副太阳眼镜才行。这个时候重点就在于,怎么样让负面的言论从地表上消失。

  这个时候就是看你怎么掌握会议的功力了。经过沙盘推演后,最重要的结果就应该要展现在你所排的议程上。议程的重点,应该围绕在,大头什么时候会出现,他在场的时候,有没有声光效果精彩动人的简报?有没有安排正面积极思考的人进行发言?你自己有没有上台讲话让老大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你应该先把议程排好,通常把正面发言的人优先排出来,然后机动地随着老大的时程,来调整你自己发言的时间与顺序。最好是想办法让一个会帮你说好话又很唠叨的人帮你把时间撑到剩没几分钟可以让大家进行开放式的Q&A。


错误的作法:
布鲁斯:『现在开始进行下一个议程,也就是Q&A。我们还有30分钟,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请问大家对这套系统的开发,还有什么宝贵的建议吗?』

你是要开斗争大会吗?你是想死吗?留这么久的时间进行开放式的讨论,到最后一定会天马行空。什么东西都有。


正确的作法:
布鲁斯:『现在开始进行下一个议程,也就是Q&A。啊,不好意思,我们时间掌握的不是很好。时间已经到了。我知道大家都非常非常的忙碌,所以会议只好先暂时告一段落。如果大家还有什么问题跟意见,就请会后再跟我讨论。感谢大家今天的光临。』接着就露出浅浅的微笑。那种滋事份子务必事先警告他们:有问题私下问,有话私下说,谁要在会议上搞我,我们以后走着瞧。

当然,排好议程时,总也会遇到真正要进行讨论的时候。这时候的重点,就切记『不要问问答题,要大家选选择题。』


■ 不要问问答题,要大家选选择题
==============================
错误的作法:
布鲁斯:『接下来我想讨论一下公司网站的色系,不知道大家有什么宝贵的建议吗?』

吉娜:『我个人偏好黑色。』

纳许:『可是你不觉得黑色有点太阴沉了吗?我觉得公司的网站应该让人家有一种光芒万丈的感觉也,我觉得应该采用暖色系。像是橘红色应该效果不错。』

欧尼尔:『可是橘红色太强了,要不要用蓝色?』

纳许:『那又太冷了。』

吉娜:『我还是觉得黑色比较好。』

好吧,我懒得打字了。通常遇到这种问题,根本就不要这样做。


正确的作法是:
布鲁斯:『接下来我想讨论一下公司网站的色系,大头一号有什么比较好的建议?』

大头一号:『我个人偏好黑色。』

布鲁斯:『那大头二号有没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呢?』

大头二号:『我没什么特别的偏好也。不过我个人认为,我们的超级大头目天纵英明,聪明睿智,只要他能够稍微给我们指引一下方向,一定比我们在这边苦思不得其解来得快。』

布鲁斯:『伟大的超级大头目,您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您前瞻又伟大的指示吗?』

超级大头目:『黑色不好,黑漆妈乌的,搞什么呀。我最喜欢金子,要不就来个金色吧。』

布鲁斯:『好,那我们现在请大家对黑色跟金色两个进行表决。很好,表决的结果已经出炉了,所有的人都起立鼓掌一致通过采用金色。』

  通常只要老板讲话,大家就会明白该怎么做了。那为什么不干脆就直捣黄龙,马上就问老大的看法,还要花时间去听听小喽啰的想法呢?一方面是因为你不能让大老板觉得你们都没有在做事,所以总要配合一下,制造一种讨论热烈的假象。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要让每个人都有参与的感觉。


■ 要让每个人都有参与的感觉
==============================
  每个人都有一张嘴,你不让他讲点话,做做选择题,到时候乱放炮,反倒会让事情横生枝节。这年头到处都在讲民主。不过公司经营有什么民主可言?员工的一票跟老板的一票是不等值的。

  可是现在的小朋友从小投票投习惯了,选个班长也要投票。所以老板遇到新来的员工,总不能跟他讲:『你的命就是贱,身处在企业金字塔的最下层,你连个螺丝钉都不如。』这样会让人觉得太没有民主风度了。要是他一时想不开跑去自杀,不就反倒麻烦?

  正确的作法当然是说:『你的意见非常宝贵,写封email给我。我会好好考虑。』至于会好好考虑什么事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啦。我想通常就是会考虑要不要叫秘书把你的email印出来让秘书垫便当啦。

  那开会的时候你到底要怎么做呢?基本上就是遇到话多的人叫他答选择题,遇到话少的人请他答冷门的问答题。比如说:


倚天屠龙记之明教名人大会考:
第一题:『周颠先生,请问你,你个人比较喜欢倚天剑还是屠龙刀?』

周颠:『那灭绝老尼用倚天剑杀了我多少弟兄,我当然是选择我们谢法王拿在手上的这把屠龙刀。』

请注意,他会自动帮选择题加料,变成问答题。不过由于选择只有两个,所以不会出现太夸张的东西。

第二题:『冷谦先生,请问你,你觉得这套厚土旗地道挖掘系统,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

冷谦:『时间要快,挖洞要准,声音要小。』

  我个人最偏好找那种没有声音的人,问问他有什么意见。『XXX,你对这个问题有没有什么样的看法,或是有什么比较宝贵的建议可以跟我们分享?』通常得到的答案就是:『没有。』这样一来,又有形式上的民主,又不会干扰决策。

  难怪老谋深算的总统候选人,都会找一个没有声音的人来当副总统。要是找一个很会放炮的女性来当总统,那就要常常提心吊胆,时时准备发表『这只是副总统个人意见,不代表国家政策』新闻稿了。

  誓师大会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议程。不过光有政治算计还不够,你必需要占据足够的时间,这时候怎么做简报,就是一门学问了。


■ 做好简报
==============================
  简报其实分两种:一种是为了争取支持用的简报,另外一种,是希望让所有的与会者全部都昏迷,没有人会想要理你的简报。我个人认为,应该要视状况来适时应用,这才是简报的王道呀。

  要争取大家支持的简报要点很简单,里面就是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图像化,找很浅显亦懂的图与动画来包装。摒弃所有太过深奥的字眼,包装所有最美好的可能发生结果。基本上所有的简报重点可以浓缩成一句话:『如果我们做了这个系统,因为一加一等于二,所以原本两个独立的个体,就可以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学过逻辑的人会发现,这句话的前面跟后面好像不见得有什么关系。这个不重要,群众是愚笨的。这就是为什么广告会有用的关系。他从影像接收到的讯息,会是,嗯,做了这个系统….Zzzz…嗯,一加一等于二….Zzzz…嗯,两个相爱的人就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接着经过我们脑袋的作用,就会把做了这个系统跟两个相爱的人就可以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连想在一起。

  可是当你的脑袋开始质疑,为什么做了这个系统,两个独立的个体,就可以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呢?啊,刚刚有投影片你没听到,就是因为一加一等于二嘛。

  所以在做这种简报时,你必需要像在做给小孩子看的卡通一样。同样的主题不断地出现。然后影像鲜明,动画清晰。又不是要做学问上台发表论文,所以前后不用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连。只要不要两张投影片互相打架就好了。再穿插一点小笑话,应该就可以让人就只留有一个单纯的印象。

  如果你运气不好,遇到很龟毛的人,一直问你,一加一等于二,跟你的系统之间有什么关系?标准的作法是,先请教他,一加一是不是等于二?等到他点头称是之后,接着问他,如果一加一等于二,那二加二是不是应该要等于四?三加三是不是要等于六?最后再告诉他,你只是拿来做一个比方。

  就算最后他还是不同意你的看法,那也没关系。重点在于,别人在听你们的讨论的过程里面,会只记得,咦,他好像不断地同意你的看法。就算最后他跟你之间有不同的意见,不过看来共识也比歧异来得高。

  另外一种需要让人睡觉的简报就看你的目的何在了。穿插在浅显易懂的简报里,其实效果并不好。因为你在小学生的课本里面穿插几篇博士班论文,既不能达到催眠的目的,也不会让你获得支持。当然,真正催眠功力高段的人,可能会藉着忽梦忽醒来进行主题的暗示。不过大多数的人大概都练不成这种功力。所以一般人如果要做简报时,不是要让大家听不懂,就是要让大家听的很高兴。让人似懂非懂的东西最令人不悦了。

  什么时候要做让人听不懂的简报呢?当你要避免让人注意到的时候就有必要,比如说你被指派要分析一个专案失败的原因。而这个失败的原因,刚好就是因为你的失职。这时候就不得不祭出简报必杀催眠密技了。

  我个人做过多次让人昏睡不已的简报,所以在这方面具有充足的经验。你要让人睡着很简单,还能顺便帮全场人员盖被的话,那就真的是只有大师才办得到。

  有什么好方法呢?我个人认为第一重点是难。你要讲解很困难的东西。你面对幼稚园的小孩子讲易经,大概没三两分钟,就全部跑光光了吧。可是你到了公司里头上班,老板讲了一个你根本听不懂的东西,可是你又不能走人,那就只能打瞌睡了。

  第二个重点是多。你把一个动作分解成一百个,讲到第六十八个动作,还致歉一下,回去修正第三十二个的错,然后再跳到第七十个动作。如果老板要你交time card,你把你发呆、上厕所、用钉书机钉文件的鸡毛蒜皮琐事通通记下来,这样一来,你就可以用够多的事实,来淹没你希望人家不要注意到的事实。不管有谁提出再多抗议,跟他致歉,然后继续这样搞下去。

  最后一个重点是平。语调要平,通篇文字,没有动画。如果还能搭配言不及义,那就更好了。比如说像是经文里面的咒语,什么『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如果连续听人用平平的语调念个几遍,我大概就会睡着了。

  简报也做完了,还有什么该注意的呢?我个人觉得,不要问笨问题很重要。


■ 不要问笨问题
==============================
  凡是你自己可能没有答案,或是不预期与会者会回答什么样内容的问题,就是笨问题。因为很多笨问题到最后会回到问的人的身上。与其问笨问题,不如问无关紧要的问题。


错误的作法:
布鲁斯:『你们觉得response time应该要到多少比较好?』

吉娜:『现在的人都很没耐心耶,我觉得应该是两秒。』

乔安娜:『两秒?我们不是在喊客户第一吗?这样的水准可以让我们的客户满意吗?我觉得不可以超过一秒。』

布鲁斯:『可是我们现在的系统response time是十秒。』

吉娜:『你要upgrade是不是就是为了要改善performance?』

布鲁斯:『话是没错。可是…』

吉娜打断:『既然是这样,那就不要考虑现在的performance嘛。既然乔安娜已经指示下来,就跟厂商讲,response time一定要在一秒之内。这个列入acceptance criteria。』

布鲁斯心想,有那个不长眼的会来接这套系统。那有可能?


正确的作法:
布鲁斯看了一下吉娜与乔安娜,沉默了一下,傻笑着说:『我不知道两位老板还有什么问题,不过我觉得肚子有点饿耶,等一下去买点东西回来吃好了,下午茶吃什么比较好?』

吉娜:『啊,不然等一下去买葱油饼回来吃好了。』

乔安娜:『公司对面第二条巷子最近新开一家卖小笼包的说,被你们一讲,我也觉得有点饿了。要是没什么要讨论的,等一下去买来大家一起吃个下午茶好了。我donate 100块。』

  这就跟我们打球会有人做假动作一样。转移别人的焦点,在你需要回避问题的时候还蛮重要的。

  如果你不幸问了个笨问题,那也不是没有解法。不管你收到多白痴的建议,根据我们从跑步市长那里得到的标准答案是:『这个建议很好,我们很欢迎每个人都提出他的看法,因为每一个人的看法都对我们很重要。不过它牵涉到的层面非常广。我现在没有办法马上回答各位,我们要怎么样把它纳进我们这个系统来。我想我们会组成一个委员会,审慎地进行评估后,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会给大家一个最妥善的答案。』反正不管怎么说,先渡过眼前的会议再说。

  哥伦布努力地偷拐抢骗,终于要到预算,准备向西航行寻找前往中国新航道时,难道一切就已经告一段落,可以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吗?

  Of course not.

  困难的事情才开始。首先,如果哥伦布在一家大企业的话,一定会被要求,要先订出这个project的KPI。


考前重点提示:
   当你找出足够的支持来赞助你的专案之后,你就要想一下要怎么样来定义专案的成功。


■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关键效能指标)
==============================
  KPI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要找出一些方向,让你的老板觉得这个投资是很有价值的。而这个方向,最好还可以量化,这样才可以被称上是一个指标。

  指标要怎么订呢?或许可以参考下列评分规则。


现代秀女SWYS认证Level 1评分规则:
1.年龄:
秀女年龄必需年满18岁,未满18岁将会害太子被八卦记者报导,请立刻从选秀场踢除,报名费没收。

2.出身:
需出身名门,同为皇家子弟者可得五分,贵族血统者可以得四分,年收入超过新台币千万者得三分。其他零分。不过如果是二级贫户之女,具有高本梦比题材,经过媒体报导者,可以加五分。

3.身材:
三围必需符合36,24,36原则。太子表示胸部可以更大些,腰部可以更细点,皇后则表示,臀部可以大一点,略大比较会生,不过不能大过38吋。胸部罩杯为C者得一分,D者得三分,E者得五分,F得六分,太子表示,大于F或是小于C的人得零分。如果仅有C,可是如第一名模一般善于挤压视觉效果者,得五分。

4.人气:
选秀节目将开放现场观众透过手机投票。基本上,上述累计得分超过五分可进入下一个阶段选秀。未达五分,但票数累计达到500万票者,因具有帮皇室巩固皇权的实力,属于特大桩脚,亦可进入下一个阶段选秀。

  像这样的规则,就是很好的指标。每一条都有清楚,可以进行测量,测量的结果还可以量化。所以你还可以进行加权计算。比如说,太子如果对于身材特别重视,就可以C罩杯得一百分,D罩杯得一千分,类似这样去定义。

  当然啦,一般我们就看出钱的老板的喜好,来决定每个评分的项目到底有多重要,要乘以多大的权重。像太子可能重视身材,可是皇上可能重视人气。出钱的人才是老大,这是颠扑不破的道理。

  有时候你会遇到你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很难量化。打比方说,如果你认为做了这个案子,可以提升员工士气。那提升员工士气是不是就可以被列为一个指标呢?

  如果你去翻书,它就会告诉你,除非你可以量化员工士气,否则它就不该是个指标。比如说,员工士气在系统做完之后,上升了百分之两百,如果你测量得出来,这就可以当做一个指标。

  书上的话讲完了,现在听听真正聪慧的人的说法。基本上就是因为员工士气是很抽象的东西,它才是一个很好的指标。不管你系统做的怎么样,只要你用对了收集资料的方法,就会得到你要的结果。那种太过科学化的指标,反倒缺乏了可以运作的空间。


错误的作法:
   布鲁斯想,做完这个系统之后,因为公司所有的人就可以透过电脑,跟同事保持密切的沟通,那员工士气应该会有所提升。嗯,把提升员工士气当做一个KPI好了。:『嘿,莱西,我需要知道现在的员工对于工作的满意程度用一到五来评分,到底是多少?』

通灵中的灵犬莱西:『汪汪汪』

布鲁斯写,员工对工作的满意度用一到五评分,根据调查,平均得分是三分。

系统上线后。

布鲁斯:『喂,莱西,我需要知道现在的员工对于工作的满意程度,再叫几声来听听吧。』

想睡觉的灵犬莱西:『嚎呜』

布鲁斯怒:『嚎呜是什么东西?不要乱叫啦,你这只笨狗。这样会害死人啦。咦,难道是在说「好」吗?哇,真是只通灵的神犬。没有枉费我平时的供养。员工满意度百分之百啦。』

像这样的作法就是在赌博,要是莱西少叫个几声,布鲁斯不就完了吗?难怪当吉娜看到报告时就说:『你就光问一条狗,就叫做员工满意度调查?』

布鲁斯想,这可不是一般的狗,它可是通灵神犬,灵犬莱西耶。


正确的作法:
布鲁斯:『嘿,辛西亚,我现在为了我们刚导入的员工即时通讯系统,这个系统可以让公司的员工,不管身在何方,只要我们透过夺命追魂call,一定可以找到你回来加班。老板跟股东当然对这个系统很满意。不过我现在需要做一份不记名的问卷调查,调查各个部门的同仁对这套系统的满意度。你知道,我今年也没做啥别的可以讲的东西,所以今年的考绩就靠这个了。写好之后,就装在这个信封里面。我们会收回来统计。』

布鲁斯:『对了,我刚刚一时不小心,用指甲在问卷上方,右侧数过来三点一四公分的地方划了一下。』接着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辛西亚:『….好傢伙。』

  KPI这种东西通常就是在一个案子刚开始的时候会被人家拿出来看,接着就是在上线的时候会被拿出来再检验。如果你订定的指标非常明确,那评估整个指标时,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变因就很多了。

  真的没有办法时,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要怎么样从不够好的系统下,做一些聪明的调整,来跑出可以接受的数据。

  比如说,当你要做一个资料查询的系统时,先前已经写死了,新系统的速度必需提升20%。可是跑出来,旧系统硬是比较快。这时候怎么办?要拿砖头砸自己的脚吗?当然不是这样。

  先考虑使用不同的硬体配备来进行比较吧。软体的特点是这样,越晚期被开发出来的软体,通常吃的资源就越凶,速度就越慢,这也算是一种进化。所以你用比较好的配备,比如说跑的比较快的cpu,比较多的RAM,这是很合理的事。不过当你一台变两台,两台变四台,还是没办法解决问题时,这个时候,有些人就会考虑采取比较极端的手法。

  像刚刚的例子,釜底抽薪的方法就是降低新系统在进行效能评估时的资料笔数。或者是针对你要进行效能测试的部份进行最佳化。例如把你会用到的所有资料,都事先读进记忆体。从资料库读一百万笔很慢,从记忆体里面读个一百笔,再去跟别人比,再跑不赢就真的没辙了。

  我个人是看过不少人写KPI,反正上面的主管看到之后总会赞叹:『嗯,还有进行效益分析,还有KPI可以看,这不错喔。看来非常专业喔。』官僚制度的特点就是,只要有一个人做了以后升官了,大家就会群起效尤。日子久了以后,就会变成每个专案都要做类似的分析。

  老鸟交接给菜鸟:『我告诉你喔,我们老板最喜欢看到你在起一个案子的时候,跟结一个案子的时候,进行KPI的分析。其实你只要抄旧的就好了。其实你写什么他也是大概看一看,他问你这是怎么得来的,你就说这是真正去计算量出来的。你只要跟资讯部那个史蒂芬弄熟一点,他就会罩你。数据就会很好看。老板那么忙,那里会真的去看这个系统的效能?你懂我的意思吗?你只要报告写得好,升官就少不了你了。』

  每个制度被设计出来的时候,背后都有一个善意的想法。不过制度被误用的状况,其实蛮普遍的。我们会因为政治上的理由,去进行对自己,对大家都比较有利的解释。不过我个人比较好奇的是,我们真的有办法验证一套系统真正的价值吗?


考前重点提示:
  记得要在专案成功的要件之间留下一些很难评估的指标。


■ 我们真的有办法验证一套资讯系统的价值吗?
==============================
  花钱开发一套系统,其实一开始都会有一个想法。不过以我自己的经验,大多数的系统,其实完成的东西,都跟原来的想像,有着不小的差距。一方面当然是因为系统有可能在开发的过程里面,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偏离了原本预期的方向。另外一方面,就是在我们规划一套系统的初期,其实为它增添太多梦幻的色彩。

  很多人会把他对于现实世界的所有期望,孤注一掷地压在一套系统上。如果这套系统可以上线,我们多年的问题,就可以一次获得全部的解决。当你期待越高,失望的机会就越大。


汽车厂商的焦点团体(focus group)对话:
甲:『我觉得这台车既然是要开发一个崭新的原型出来,那速度就不能太差。时速最少要有四百公里。』

乙:『对呀,就像终极杀阵(Taxi,卢贝松的爆笑经典电影)里面那台计程车一样。』

甲:『对呀,那台车好酷喔。他还有翅膀耶。』

丙:『对喔,卫生棉都有翅膀了,这台车一定要有翅膀啦。』

乙:『嗯,要是会飞就更好了。』

甲:『没错,既然是新世纪概念车,一定要会飞啦。那是一定要的啦。人家电影在第二集里面都开发出一台会飞的了,连电影都比不上,这算什么新世纪概念车呀?』

乙与丙齐声曰是。


新世纪概念车展示会:
甲:『啊怎么没有翅膀,极速也才300km/hr。六个轮子又怎么样?真是的,我们的宝贵意见通通都没有采纳嘛。那找我们去座谈是怎么样?还好有领车马费。』

  好吧,这是另外一个例子,告诉我们不要让别人可以天马行空的乱想。不要让他们可以问没有方向脑力激荡型的问答题。

  当你花了很多时间跟精力,做出一套新系统来,好不容易它会动,会照着原先规划来运作时,这样就大功告成了吗?其实还没有。等到你终于要把系统导入到实际使用的部门上时,常常就会有人怀疑:『为什么要用这套新系统?』『旧系统还是比较好用。』『看不出有什么实际的效应。』『当初到底是谁说要做这套系统的呀?』『公司赚来的钱,都被浪费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东西身上。』

  当你花了很多心血,催生了一套系统,等它上线之后,却面对各种质疑时,内心可能会浮现的是:『你们真的了解这套系统的博大精深,可大可久之处吗?真是一群见识浅薄目光短浅的无知群众。看来天才总是孤独的。梵高也是等到死后才声名大噪。耶,这是什么话,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呀。』

  那什么时候才可以看出资讯系统的价值,来证明你的努力是有代价的呢?我个人对于有没有办法真正的验证一套资讯系统的价值,采取比较保留的态度。

  很多人会从财务数字上面去观察。不过赚钱多寡,跟资讯系统之间,可能有正相关,可是不见得可以完全归功于系统的帮忙。

  你可能没有办法真正算出,透过这套系统,它帮我多赚了多少钱,因为同时间的变因还蛮多的。况且,有些系统的价植是无法量化的。你怎么判断因为有了email这种东西,到底对企业创造出多少价值呢?你怎么判断,因为害怕员工在上班聊天,所以公司里面全面禁用MSN。这可以创造或是因此减少多少价值呢?

  很多时候,我们做一套系统,就是因为事先评估觉得应该会带来效益。所以就去做了。至于KPI,那些只是为了让人可以在没有什么更准确,更优良的方法可以看出资讯系统价值的状况下,一个不得不然的替代品。

  那等你把一套系统生出来了,那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人觉得这是划算的呢?

  我觉得这跟下个主题有关:专案的价值,需要不断赋予新的意义与调整。


考前重点提示:
   不管你做了些什么,记得要重新定位什么是成功。


■ 专案的价值,需要不断赋予新的意义与调整
==============================
  不久前,我做过一套系统,原本他们的目标,是希望把很多东西都变成可以透过很弹性的xml设定以及共用的模组,来缩短开发的时间。很多原本要写程式才能解决的问题,改成xml设一设就解决了。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设定xml所花的开发时间,比起写程式来说,丝毫没有比较快。开发人员反倒需要跟格式繁琐的xml档奋战。设定这些东西变得比写程式还麻烦。又因为系统要花很多时间去解读复杂的设定与处理,这些事情反倒拖慢所有的performance。后来就会被人质疑:『那我花钱做这套系统到底是为了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因为这个系统当初会有这样的问题,我其实已经告诉原来专案经理,他也知道这一定会有问题。当初双方想的是,可能有哪一天,可以再多挖一点经费来继续开发xml设定的部份。

  然而这个案子做到一半,这个专案经理就离开这家公司了。留下一个很有弹性,performance很差,也很难使用的系统。让我与继任的人选,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望。

  不管预期的效益是什么,事实上,有非常非常多的系统,完成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达到预期的效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做过这样的系统。一套原本想要可以大幅缩短response time的系统上线后,反倒大幅增加response time;一套想要降低库存的系统上线后,反倒堆了更多的库存。

  当你期望它可以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它有可能反倒让你的问题更恶化。甚至带来更多无解的问题。遇到这种状况,又该怎么办?

  一套系统,最常用的功能,其实就只有几个。就像word /excel打开来,有多少人是所有的功能表的功能样样都用过?可能只有5%的功能,是你常用的。开发系统其实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这几个一般人会最常用到的东西做到非常好,就算它没有做到非常好,你透过广告,透过说尽无耻的谎言,透过教育训练去洗脑,无论如何都要营造一个印象,这几个功能是真正的好用。

  只要你把重心放在使用者最需要,最常用的东西身上,其它的功能,就可以不太在意了。

  很多人会把在专案一开始时所怀抱的梦想,不断在脑海里面重复。『想当年,如果如何如何,现在就会干嘛干嘛。就是因为没有这个那个,现在才会落得这副鸟样子。』

  看得开的人就明白,不管以前你做过什么样的白日梦,现在在手上的这一个系统,才是你所拥有的一切。就像很多脱星等到人红了之后,就开始把衣服慢慢穿回来一样。你的『曾经』,可能会流传在人们的记忆或是硬碟里面;不过你的『现在』,才是帮你赚来白花花银子的重点。关键不在于你『曾经』想像这套系统可以帮你达成些什么,而是你『现在』可以帮它怎么样化妆,让人对它充满有更多的想像。

  所以当你完成一套系统时,绝对不是系统通过测试,你就可以开庆功宴了。你要等到系统上线,慢慢帮每个要用的人洗脑,让他感觉用起来真是快美难言。这才是真正的大功告成。

  回到哥伦布的例子。话说当初哥伦布好不容易航行到了中美洲的巴哈马群岛,没有遍地的黄金,也没有中国来的美女,只有一些红皮肤的人。他心想:『哇咧,这下惨了,这是到那里了呀?这跟马可波罗说的中国一点也不一样,看来就是一堆红番嘛。现在大家已经精疲力竭,归心似箭,这下子要怎么样叫大家继续跟我去中国呀?我看要他们再继续陪我出海,大概就要等着半夜被人盖布袋砍头了。这一定不成的。可是要说我们已经到了中国,又没有黄金美女跟先进的文明,这可是如何是好?』

  此刻他眉头一皱,顿时计上心来,当众大声说道:『这不是中国人,这些是印度人呀。我们终于发现了到印度的新航道。这真是千古奇功呀。等我们班师回朝,皇上与皇后必定赏赐有加,届时大家就可以终身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了。』

  所有船员经过长途航行,遭遇多少狂风暴雨,早就已经想要把船长干掉,掉头回家。此刻听到船长大呼胜利,又言众人皆会发大财,无不欢天喜地,准备上岸去寻找印度的性感美女。在这个时候,当真有人会问:『此处真的是印度吗?』

  读史至此,不禁令人为哥伦布的聪明机变赞叹不已。只有举世少有之雄杰,才可以扯此瞒天过海之大谎。藉着重新定位现在的地位,他不但拥有了一群拥戴他的船员,完全避免叛变被砍头的歹运,所有的美洲原住民还就此被人称做印第安人(Indian)数百年。而这些人跟印度(India),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如果那个时候要选举下一任印度开发公司CEO,他一定会高票当选。

  其实中国人在这个地方特别有天赋。我们不用败逃这个字眼,我们称为转进。我们不用屡战屡败这种垂头丧气的话语,我们要说成是屡败屡战。

  不过哥伦布本人并没有在发现新大陆之后,马上就终身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看来光是重新定位专案的目标,看来还是有一些不足之处。那到底还缺少些什么呢?

  我觉得,这主要是因为不同的人对于价值有不同的认知。出钱的人才是老大。


■ 出钱的人才是老大
==============================
  很多人在为成功下定义时,常常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来思考。每天维护旧系统的人,可能就会觉得一套系统应该要容易维护,要有很强的扩展性,要符合最新的标准,要采用最新的技术。

  一般的使用者可能要的又不一样,有些人希望资料正确,有些人希望资料完整,有些人喜欢弹性与强大的功能,有些人喜欢简单而摘要的资讯。每个人思考的面向都不一样,所以什么叫做成功,其实很难定义。

  其实这件事也蛮单纯的,出钱的人才是老大。不管你要讲的是什么,一定要切中金主的想法。否则,任凭你讲的天花乱坠,出钱的人听不进去,一切都是白费心机。

  哥伦布会在归国后没有大富大贵,主要就是因为他的老板没有认可他的成功,他才会不得志郁郁寡欢而终。出钱的人要认可你的成果,这才是最重要的事。老板把钱丢进来,期待要看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是一开始规划目标时的关键,也是最后你是否成功的重要指标。不管你是否成功地摆平所有的使用者,不管你让系统获得多大的好评,你的考绩基本上还是跟老板内心的印象有关。

  印象是一种很主观的东西,同一件事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可能有截然不同的解读:

  布鲁斯的主管可能会想:『布鲁斯很认真工作,这次这个系统做不好,只是他运气不好,厂商的能力不好才会失败。嗯,要不今年考绩还是给他甲等吧。』

  可是换成另一个主管,可能想的就会是:『布鲁斯这小子就是没有认真工作,这个系统才会做不好,他根本就没把厂商给盯好嘛。今年考绩给他乙等。』

  老板到底会怎么思考,这属于玄学的范围,需要精通奇门遁甲诸般异术的人才会了解。你可以做的是,帮老板建立正确的印象。老板也是人,他的想法会受到他所接受到的讯息而影响。如果你立了一件功劳,不要自己在他面前大吹大擂,让你的客户,让老板的好同事好朋友,让大老板,让所有你觉得会让老板帮你考绩打上特优的人,来替你说好话。

  你宣称你发现了印度新航道,光是水手挺你,或是你自己大声疾呼,这都是不够的。你必需要让所有的贵族,所有的舆论,都要帮你说话。用现在的广告拍摄手法来说,这就叫做名人见证。

  找一个身材从臃肿突然变为苗条的名人来拍摄减肥产品的见证广告,会有很强的广告效力。只要在广告上,看到三个月前,你是个体重超过一百公斤的胖妹,过了三个月,你猛然变身为四十五公斤的辣妹,不管你除了减肥中心提供的帮助之外,还多花了多少心力,在印象上,很容易就会把你的狂瘦不已,跟这项产品画上等号。或许你这三个月每天都要跑马拉松,每天只能吃青菜水果果腹,吃了东西还要上厕所狂拉,这都不重要。只要看到你瘦了,你自己可能都会忘掉过程中的辛苦。

  一个系统也是如此,你要找来帮你说话的人,可能陪你经历无数个加班无眠的夜晚,很清楚你的辛苦,也很有可能就单纯是个老板的亲信,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看的大多是最后的结果。过程其实并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重要。而成果呢,又通常跟你呈现出来的东西,跟你所塑造的形象有关,造成的印象,远比真实的数据还重要。所以你要做的呢,是让这些人,拥有一个正确的印象,这样子传播到老板的耳边时,才会有正面的效果。

  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脑容量,所以你需要针对不同的人,设计出你的强项来加以宣传。比如说,你要宣传家庭计划,就不要到同性恋酒吧里去宣传要装避孕器。所以每项资讯都要去思考,这个资讯其实对谁有是有意义的?然后再决定你要强调的内容。这时候就是要再做一次投影片啦。针对不同的对象,你要针对他们关心的内容来制作不同的投影片。

  这套系统在上线后,完成一张报价单的时间从原本的三天,缩减为一天。这对公司的高阶主管,或是业务部门来说,就有很大的意义;你的报表查询时间可以缩短30%,这对资讯主管有意义;你做出来的帐错误百出,嗯….这个就只对未来要接手的人有意义。

  当你在开发系统时,如果你不效法哥伦布时时为专案目标重新定位,想要在公司的阶层金字塔中,坐直升机扶摇直上,恐怕是难如登天。不过就算你做完定位的工作,要是没有想好怎么样宣传你的成功,没有想好怎么样在老板的脑袋里面,建立正确的印象,这也还是功亏一篑。只有能够成功掌握这两种原则的人,才有机会御风而上,踏上CEO之路。


阅读(171)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