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unix首页 | 论坛 | 博客

分类: Delphi

2012-06-28 11:31:47

   随着这些年经历的人与事,原来的一些观点有的发生了变化。我决定把这些变化的观点小结一下,因为这会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然这些观点也许以后还会随着阅历的增长再发生变化,谁知道呢。

 

    WAF无用论

    在刚工作的头几年,安全界才刚刚提出WAF这个概念。当时我是WAF的反对者,并在blog中也写过一些文章谈WAF的优缺点。当时的我认为安全方案应该嵌入到代码中实现,“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解决问题”才是王道。一直到今天WAF的缺点仍然很多,但是我的观点发生了一些变化:全盘否定或蔑视WAF的态度是不正确的。在一些特定环境下无法修改代码时,WAF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此前段时间在一次讨论中,我甚至主动提到了应该使用WAF来解决问题,最终导致了部门产品战略的一些调整。

    结论:屁股决定脑袋,不同问题要不同对待。

 

    关于老外牛不牛B

    这也是个争论了很久的话题,我的观念也变化过好几次。在上学时,我和很多技术宅男一样都觉得老外好牛B啊,技术领先国内多少年啊。后来工作后,接触的东西多了,观念变化到了另外一个极端:老外有啥牛的,国内也很多牛人和牛的东西,只是没拿出来说罢了。当时觉得最惋惜的就是感慨中国缺乏一个技术分享的氛围,很多牛的东西老外都看不到,中国和西方就像被柏林墙隔开的两个世界一样。

 

    到了现在,我仍然认为国内的很多技术很牛,不过这个问题应该辩证的来看。

 

    首先,国内对西方的迷信是有上百年的历史的。自从鸦片战争后清王朝的国门被强行打开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向中国输出着文化和技术,就像洪水一样在冲击着每一代中国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崇洋媚外”这个词是有上百年的历史沉淀的。我们的父辈教导我们有机会就出国“深造”;我们祖辈中最优秀的人才,许多也都是留洋回国的(鲁迅、周恩来、钱学森。。。。)。从社会影响上来说,这百年来,就形成了一种“土著不如海龟”的意识形态,这种畸形逻辑就和“地域歧视”一样没有道理可言。但这种意识形态却导致了今天国人看待中国的任何成就时,都会变得有些吹毛求疵。要消除这种意识形态,只能在中国的国力发展起来后,再经过几代的沉淀,才能扬眉吐气。

 

    其次,中国确实缺乏技术创新、技术交流的氛围。硅谷是一个难以复制的奇迹,在中国缺乏硅谷这样能诞生奇迹的地方。中国互联网最大的几个巨头及其形成的生态圈,笼络住了中国互联网最核心的人才。而在这样的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公司整体受到创始人气质的影响很大,这也决定了难以百花齐放,因为公司需要一个统一的思想和步伐。目前中国互联网最大的特色是能够快速复制业务,把已有的想法做的更好,但不擅长于开拓新业务新模式。由于公司的生存压力巨大,所以革命性、突破性的业务和技术难以出现。因为有积累、有能力去创新的人,每天都被繁重的业务压力压得不敢犯错误,而不允许犯错误,则意味着几乎无法创新。还有的人或缺乏资本的支持,光靠空想也难以成事。

 

    最后,“老外”这个词是一个很笼统的词,拿中国一个国家和整个西方世界比显然是不公平的。

 

    结论:老外不见得就牛B,想想如何让自己更牛B才是正途。

 

    关于只用做好技术就行了?

    即使是技术大牛,你最好也让自己变得全面一点。各种软技巧都是一个高级人才所必备的职场技能。技术再牛表达不出来有什么用?在各种国际会议上,我很少见到有PPT做的很好的,也很少见到演讲技巧出色的牛人。

 

    现在很多公司仍然是KPI导向,KPI的内涵就是你要把事情给做成了。而在公司里做事,如果缺乏做事的方法,很可能会掉到坑里去,怎么死都不知道。所以很多技术大牛换了家公司后感觉水土不服,往往就是因为缺乏做事的技巧,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后,在处人处事上都不知道怎么办,最后悲剧掉。

 

    写出e=mc^2 对于政府来说也就看个热闹,只有成功带领团队造出了原子弹的人才最有价值,对于公司来说同理。这是个很可悲的现实,因为对公司来说,尤其是成长型公司,生存是第一位的。

 

    结论:一切都是为了生存,综合素质很重要,现代公司几乎不会容忍陈景润式的存在。

 

 

    关于精英人才

    在工作头几年,我一直觉得招人的时候不用太苛刻,随便招个稍微有点底子的,我花两个月带一带就能让他胜任工作。但现在观念有些转变。“三个臭皮匠能顶一个诸葛亮”只是一个传说,三百个臭皮匠放诸葛亮那位子上都没用,甚至因为意见不合很容易导致悲剧。

    

    一个经验丰富的程序员不是说能够写3倍于普通程序员的代码,而是其代码质量、代码结构等多方面的水平都要高出很多。这样可以降低很多的维护成本,也不会动不动就要重构。但这些价值难以在短期内体现出来。

 

    结论:一个精英人才的价值很难量化,对于互联网来说一个叫做“1000名工程师”的家伙是靠不住的。

 

 

    马云的话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对的,或者他能让你觉得他是对的。但其实马云如此精于布局的人也无法把控每一件事情的走向。以前无比迷信马云的话,现在对马云的话都会先好好思考思考再做自己的判断,因为有时候他告诉你的只是似是而非的烟雾弹。

 

     结论:不知道是种进步,还是一种不幸。

 

    关于结果导向

    以前工作中接触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以结果为导向”。以往只要祭出这句话,就像顶着大义的名号一般,无往而不利。但其实今天看来这句过于功利主义的话存在着非常多的问题,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路径依赖”。在实施过程中如果草率决定一些事情,可能就决定了未来的发展路线,再想纠正就难了。

 

    结果往往是阶段性的,当通过一些不合理或短视的方法得到结果时,付出的代价往往是未来的损失。

 

    结论:只关注结果的人还是“图样图森破”啊!

 

    关于外部合作

    有些创业公司前些时很苦恼说,跟阿里、腾讯交流没好处,交流完他们回头就自己做了。在过去我确实觉得什么都应该自己做,因为公司大了后,有很多个性化的需求。

 

    后来我一个叔叔跟我说,人类之所以进步就是因为出现了分工合作,什么都想自己做的思路是不对的。近些年我也逐渐开始认同这一观点。术业有专攻,什么都做可能导致精力分散,还不一定能做好,回头算算账发现不一定划的来。

 

    结论:合作与共赢不是纸上谈兵可以体会的。

 

    关于人定胜天

    "人定胜天“也许是最早的成功学。以前非常喜欢看励志、成功学的书,但很多成功学其实忽视了事物的内在规律,整天YY而已。盲目迷信成功学只是一种YY。

 

    关于如何做成一件事,什么条件才能成事,也许是我下一篇blog要谈论的话题了。

 

    结论:且听下回分解。

阅读(3581) | 评论(0) | 转发(0) |
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
评论热议
请登录后评论。

登录 注册